第一千三百六十四章 腿腳不利索

方片2(縱橫)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955155.tw,最快更新重生之商界大亨最新章節!

    周銘最終還是答應和史蒂文大主教見面了,不過并不是在他包下來的公寓樓里,也不是在周銘酒店的房間,而是在另一家比較高檔的飯店里。

    周銘這么做是有考量的,首先大主教七十多了,讓他主動上門找自己,這并不禮貌;其次不去他那邊也不讓皮耶羅和弗里曼這些合作伙伴起疑心,盡管自己跟他們的合作很表面,但也還是合作,沒必要沒事找事。

    周銘和凱特琳先到了餐廳,隨后很快的史蒂文也到了,他在一個助手的攙扶下走進餐廳。

    和大多數人對神父的印象差不多,史蒂文看上去是一位慈眉善目的老人,他穿著紫色制式服飾,胸前掛著一個十字架,頭上帶著一頂小圓帽。

    周銘和凱特琳起身迎接,在向史蒂文問好以后,幫著助手攙扶他來到桌前。

    “你們這可真是難為一位老人啦!”史蒂文坐下以后嘆息抱怨。

    周銘笑了笑說:“最新科學研究表明生命在于運動,如果這是難為的話,那我很希望你的助手能多難為難為大主教閣下了。”

    現在的周銘內斂許多,不再像以前那樣鋒芒畢露,要是幾年前,管你是大主教還是教皇,你要倚老賣老,我就當面懟回去,現在周銘則是順著你的話把你給懟了。

    當然史蒂文也不是真的故意來給周銘找茬,最初的抱怨以后,他就直入主題的說:“周銘先生在這一次互聯網通訊投資方面展現了驚人的才華,不管是在紐約競標上的精準判斷,還是在期貨市場的操作,都讓我感到欽佩。不過我認為你現在的合作伙伴明顯已經跟不上你的要求了,怎么樣?有沒有興趣我們合作?”

    對于史蒂文的提議,周銘和凱特琳并不感到意外,因為今天在出發之前,他們就想過這個可能,競爭不過你就收購你,這可是資本市場的常規套路,當然史蒂文現在換了一個比較委婉的說法:合作。

    “非常抱歉,我想我現在的情況很不錯,我想我并不缺少合作伙伴。”周銘說。

    “洛克菲勒和摩根他們嗎?”

    史蒂文笑著搖頭說:“他們并不是很好的合作伙伴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大主教閣下,或者說你背后的摩西會就是嗎?”周銘反問。

    史蒂文并沒有直接回答而是說:“我給你講一個故事吧,曾經在布萊頓有一位天才少年,年僅25歲的他就在麻省理工取得了核能和化工兩個碩士學位,那時他父親的石油企業效益非常不好,幾乎已經到了破產的邊緣,所以這位天才少年有一次嘮叨教堂,他向天父許愿,要拯救自己父親的企業。”

    “我想我大概知道這位天才少年是誰了。”周銘說,“那么大主教閣下是想說最后天父實現了他的愿望嗎?”

    “是摩西會替他實現的。”史蒂文說。

    史蒂文告訴周銘,當時摩西會的主教得知這個消息,主動聯系了這位少年,通過基金會給了他一大筆資金援助,并幫助他在歐洲拓展市場,最終他帶領父親的企業走出困境

    。

    “后來他的生意越做越大,從最初的煉油廠,做到電力材料甚至是造紙和農業,這家企業的名字就是科特工業集團。”史蒂文說。

    果然如此。

    就從史蒂文講述這個故事開始,周銘就知道他肯定是在將科特家族的崛起史。

    “所以大主教先生是希望我成為第二個科特工業集團嗎?”周銘問。

    “我并不認為這是什么問題。”史蒂文回答。

    “那么大主教先生,代價是什么呢?是不是我這輩子都要打上摩西會的烙印了?”周銘又問。

    “我同樣不認為這是問題。”史蒂文說,“只要你和摩西會合作,你就可以復制科特家族的崛起奇跡,而且有摩西會在背后支持,你不需要像現在這樣,擔心其他勢力找你的麻煩,你可以放手去做你想做的事!”

    “真的是這樣嗎?”周銘拋出了一個相當關鍵的反問。

    史蒂文沒有回答,事實上周銘也并不需要他真的回答,因為問題的答案大家都心知肚明。

    怎么可能會像他說的那么自由,摩西會可不是真的來做慈善,當你融入了摩西會的資本,首先你的股權必須讓給摩西會,其次還得接受摩西會安排進來的人,最后也是最重要的,你的一切經營活動都必須符合摩西會的利益,簡單來說,你就成了一個摩西會擺在外面的傀儡代理人了。

    現在別看科特工業集團是什么數一數二的私人公司,但實際上這個“私人”,有多少掌握在科特家族自己手上,每年他們能分到多少比例的利潤,那就是一個很有意思的話題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大主教先生給我講了一個故事,那我也給你回一個故事吧。”周銘說。

    史蒂文做了一個請的手勢,表示自己洗耳恭聽。

    周銘開始講述:“從前有一個叫張麻子的麻匪去鵝城上任當縣長,鵝城有一鄉紳富豪黃四郎,他希望和張麻子合作一起賺錢,這樣張麻子這個縣長不僅能當得穩穩當當,還能賺錢。可張麻子覺得這所謂的合作,實際主動權都在黃四郎手上,自己分錢多少都得看人家的臉色,這他嗎不是跪著賺錢嗎?”

    “師爺告訴他想當縣長你就得跪著,而且賺錢嘛,這不寒磣。”周銘說到這里頓了一下,“可大主教先生,你知道張麻子是怎么說的嗎?”

    史蒂文搖頭表示不知道,周銘一字一頓的告訴史蒂文:“張麻子說自己之所以會去山里當麻匪,就是因為自己的腿腳不利索,跪不下去!”

    史蒂文眼睛一下子瞇了起來,目光變得銳利:“周銘先生可讓我大開眼界呀!不過我依然要奉勸你,我們可以在合作的細節上繼續商討,而不是直接拒絕,因為你根本不明白自己拒絕了什么,你可知道每天有多少人在到處融資,有多少人希望得到摩西會的資助嗎?”

    “我當然知道,多少人想跪還沒這門路,但這些人當中,顯然并不包括我。”周銘說。

    史蒂文的眼睛死盯著周銘,突然笑笑說:“

    那我們換一個話題吧,周銘先生知道資本世界大戰,那么你知道這資本世界大戰的根源是什么,對戰的雙方分別是誰嗎?”

    周銘心頭一動,雖然周銘一直在極力回避,但這始終是自己逃不掉的問題。

    周銘很清楚,自己現在之所以很多事情能做的這么順暢,都是托了資本世界大戰的福,由于資本世界大戰各方勢力相互牽制,結果反而給了自己突破的空間。

    但是反過來,周銘對資本世界大戰卻始終了解的非常模糊,說是資本世界大戰過去從來沒有過,誰都在摸索,不知道應該是一個怎樣的形式。可實際上周銘卻知道,這是洛克菲勒和摩根他們故意在封鎖消息,而凱特琳繼承的也是一個沒落了近百年的哈魯斯堡家族,有些事情連她也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而面前這位可是摩西會的大主教,是教廷十三派其中之一的掌門人,一些對外人來說是比小說還小說的秘聞,在他看來就很稀松平常了。

    史蒂文毫無疑問是一頭老狐貍,只一個眼神,他就基本能確定了。

    于是史蒂文露出了胸有成竹的笑容,他告訴周銘:“其實所謂資本世界大戰,只不過就是十三教派內部的爭斗。”

    史蒂文說十三教派現在主要分為歐洲派和美洲派,簡單來說就是在歐洲以傳統王室貴族等豪門為主體的資本財團,和在美洲這邊,借助兩次世界大戰快速崛起的新財團,不光包括美國國內的財團,還包括拉丁美洲的這些財團。

    而東南亞那邊的劃分則比較復雜,島國資本過去是借助英國資本發家的,但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和朝鮮戰爭以后,卻又受到美國財團控制,東南亞的資本多是廣場協議以后,島國逃逸出來的資本,正是這個原因,東南亞才成了資本世界大戰的橋頭堡。

    “我想我明白大主教先生你的意思了。”周銘說,“你是想說如果我不加入一方教派,那么我將連加入這場資本世界大戰的資格都沒有對嗎?”

    “不僅是這樣。”

    史蒂文還說:“攪局者,不管什么時候都是最令人厭惡的角色,或許你現在還能被容忍,但這個容忍能持續多長時間就不知道了,而我恰好可以幫你解決這個問題。”

    周銘十分認真的看著史蒂文:“大主教先生你好像忘記了一個事情,教廷可是有十三教派,我并不一定要加入摩西會的,恰好我和烏爾勒支聯會的范納普大主教也有些聯系,此外就算在美國本土,也有其他選擇吧。”

    史蒂文的臉色一僵,顯然是自己的小聰明被拆穿了。

    不過史蒂文畢竟還是老辣,他很快調整說:“的確如此,我也從來沒有否認過。”

    說到這里史蒂文卻突然話鋒一轉:“但我還是那句話,攪局者永遠是最令人厭惡的角色!你可以選擇挑選,但你的挑選并不重要,我言盡于此,其實我是非常希望和周銘先生合作的。”

    留下這句話,史蒂文就招手示意自己助手扶自己起來,然后離開了,周銘并沒有阻攔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澳门游戏娱乐场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