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五章 斗法逗樂

計然之策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955155.tw,最快更新無法可恕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三百零五章 斗法逗樂

    大舅端起架子,輕輕嘆了一口氣,指了指我,搖頭,又指了指余生開口說。

    “嗯,你懟她。”

    臥槽,這是大舅在挑嘴炮的人選呢。

    余生管你那事兒?不負眾望的擼胳膊挽袖子,先擺出一副得理不饒人的架勢,狠狠的吐了一口痰,這才開罵。

    “這位婦女同志,首先啊,啥叫邪術師?就不是忒么正經玩意兒,才稱為邪術。那么有這個前提之下,你所謂的行內規矩,純屬扯王八黏粑粑犢子,所以就別管什么規不規矩的了。”

    余生這招諷刺牛大了。

    有理有據,接下來的話更讓我覺得余生這小子還是有點個人魅力的。

    “頭發長了可以剪,良心沒了咋整?婦女同志,我想請問一下,你當初對自己女兒下這么惡毒的術法,心里有沒有一點點的愧疚和不忍,哪怕有針尖那么大點,你就還是個人,就會有贖罪感,你的邪術也就永遠練不到塔尖大成,那還混個屁的邪術,干脆別玩了。現在可倒好,把自己的姑娘坑了,還連帶自己狗屁不是,你說你這輩子活著圖個啥?”

    狠厲!

    牛了一個比!

    余生回頭和我擊掌慶祝,然后看著大舅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大舅還行吧?”

    大舅同樣沒有轉頭,還是眼巴巴的盯著對面的西門異。

    西門異這時候卻笑了,笑的春光燦爛,在這個寒冷的冬天,竟然笑出了春天交配時期的笑容。

    “我的人生如何,和你們有關系嗎?陰陽道,呵,笑話,倪天一我都不在乎,何況是你馬老大。”

    小梅終于受不了余生對母親的侮辱,更不明白為什么母親說的話自己根本聽不懂,硬生生的拉住西門異說。

    “媽!你干啥啊這是,你們說啥呢。”

    得嘞!

    還是沒搞清楚狀況,連我這種處世未深狗屁不是的小角色都明白了,你還在那叭叭。

    大舅沒有笑,反問西門異。

    “你認識倪天一?他在哪?你告訴我,今天我饒你一次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我知道了也不會告訴你,陰陽道如今就是個笑話。”

    不說這話我估計大舅不能生氣,西門異話一出口,我就知道完犢子了,今天誰也別想好。

    果不其然,大舅聽了這話當時火就上來了。

    悶哼一聲,連個招呼都不打直接上去揍丫的,我拉著余生趕快往后躲,誰知道大舅要出哪招哪式,萬一傷到我們,上哪說理去。

    大舅單手出指,一指就點向西門異的腦門。

    看上去動作非常緩慢,那么短的距離竟然幾秒鐘還沒有點中。

    西門異估計早就防著大舅這手呢,只是后退一小步,一把撕開包在頭上的藏藍色碎花圍巾,同時雙手不斷結印,嘴里也不消停。

    “正氣訣,你是一點長進也沒有。”

    “呵,你先接下我這一指再說不遲。”

    看沒看到?

    大舅都開始咬文嚼字了,我隔著好幾米都聞著口臭了,絕對是動了真格的,據我的了解,大舅只要真生氣,不是口臭就是放屁,那種惡臭惡臭的屁。

    倆個人的動作都顯得笨重,壓根沒有肢體上的接觸,就對著空氣一頓比劃,恕我眼拙,實在沒看出哪里有高明之處,只不過我現在心里想的是,浪費這個時間干啥,直接見面開干就完了,老一輩這么墨跡呢。

    如果是我和余生絕對不會這樣,看丫的不順眼絕對先揍了再開罵。

    反正誰站著才有權利開罵,你都躺地上哼哼了,還哪有精力罵人了。

    大舅手指在空中停留了很長時間,沒有什么煙花四濺金光乍現的特效,就單純是一顆粗壯農村老頭的普通手指,甚至能看得出來這顆手指絕對干了不少農家活,才顯得如此滄桑。

    西門異印決終于掐完,雙手抱住胸口,一動也不動。

    倆人就這樣猴子看戲,干瞪眼!

    我和余生想在旁邊喊個溜溜溜,可是還怕打擾了這倆人的精神頭,只能攔住小梅和楊大強,別讓他們攪局兒,這不存在幫親不幫理的觀念。

    這種術法決斗,一不小心就是雞飛蛋打的結局。

    所以要小心謹慎。

    北風那個吹,雪花那個飄,雪花那個飄......

    具體多長時間我是沒算,反正我和余生帶著金諾屁顛的進屋暖和了,大冬天的站院子里曬太陽?再說了,哪還有太陽了屁的,給金諾小丫頭凍的鼻涕都出來了。

    小梅沖進屋,看著我們三正圍著爐子,急切的問。

    “先生,到底怎么了?我媽和那位高人,倆人是不是中什么邪了?”

    我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“別管別管,你放心,倆個老家伙身體倍棒,啥問題也沒有,你別記恨這小子說你母親,那都是扯屁的,等他倆完事了,我讓余生和你母親道歉,放寬心,你也讓楊大強進屋吧,外邊怪冷的。”

    大舅什么脾氣性格,我太了解了。

    那是堅決不吃虧,無論干啥,沒利益沖突才不會沖上去,剛才看著好像是一句話把大舅惹急眼了,其實不然,絕對是有啥東西大舅想要,或者什么信息大舅在乎。

    否則別說打了,罵都忒么懶得罵你,對于老家伙來說,只有自私才是人生的本質。

    暖和的差不多了,院子外突然出現了爽朗的笑聲,

    切。

    我遞給余生一根煙說。

    “你信不信,一會進屋,這倆老家伙能好成一個人,西門異如果不是女的,他倆都能抱著進屋,你信不?”

    余生一臉懵逼。

    “臥槽,兄弟你別玩我,還能這樣?”

    我撇了撇嘴。

    大舅什么德行,我心里明白著呢,無利不瞪三寶殿!

    標準的江湖老油條,

    冥亡城?

    倪天一?

    大舅壓根就沒在乎過。

    即便以后是仇人,那也不會現在就上去找人家開干。

    正如我所想,大舅率先進屋,狠狠的跺了跺腳張口就罵。

    “你們幾個小兔崽子,你大舅在外面都特么快凍死了知道不?快來,快拜訪一下西門大官人,額,西門前輩。”

    西門異這時候也笑盈盈的看著我們。

    不單單是我們,就連小梅和楊大強,那也是一臉懵逼。

    臥了一個槽!

    剛才還劍拔弩張,一言不合要你嘎拉哈的呢,現在好成一個人了,如果不是有小梅在場,我都怕西門異親大舅一口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澳门游戏娱乐场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