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六十九章 再度出發

計然之策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955155.tw,最快更新無法可恕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二百六十九章 再度出發

    司馬高瞻聽完了老頭的墨跡,這才和我說。

    “行了,這家伙屬于生靈,問他還有啥事留戀的,沒有就趕緊滾犢子。”

    “這不好吧老大,人家老爺子在這還挺享受的,你說咱直接趕人家走?也不是那么回事啊!”

    “他早就不屬于這個世界了,早點滾早點省心。”

    “咱這是多管閑事么。”

    “我看你像閑事兒,麻溜的。”

    得嘞!

    我點頭哈腰的笑著開口。

    “老爺子,你看你都這么大年紀了,這世上還有啥留戀的不?”

    老頭一擺手,瀟灑的說。

    “沒啥值得我留戀的事了,我就是沒活夠。”

    看沒看到,這就是覺悟!

    現在的人,大部分都活夠了,牽絆雖然很多,卻早就欲仙欲死的,按余生的話來說,這些人哪有什么生活的奔頭和目標,無非就是混日子。

    老頭則是不一樣,人家還沒看夠這個花花世界,雖然已經沒有那個男歡女愛的功能了,但對這個世界的熱愛還保留著,這是還沒玩夠?

    “活沒活夠倒是不歸我管,但你在這養老院嗷嗷的放陰氣,也不是個事兒啊,你看這幫老頭老太太的,哪經得住你這么鬧。要不,聽孩子一句,撤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啥玩意陰氣不陰氣的,我是陪他們安度晚年。”

    我說啥了?

    這就是個滾刀肉!

    “老大,我反正是勸不動,你行你上。”

    司馬高瞻并沒有我想的那樣,上去一頓嘴巴子飛腳,強行帶走。

    而是現身之后微笑著看老頭。

    “近看桃花開,希望是永久。何來永久?皆是過眼云煙罷了。走吧,這里沒什么值得你留戀的,那么下輩子你會遇到另一份因果。人活著,就是為了不斷的看花,至于花什么時候開,那是花的事,你說呢?”

    我瞪大眼珠子,額,雖然我的小三角眼再瞪也不大。

    啥時候流氓子轉行干起教書先生了?

    這循循漸誘的小語言,溫婉而細膩,著實讓我受驚了!

    老頭子果然被這一頓神忽悠干蒙圈了,當然了蒙圈的還有我。

    “可是......”

    “哪有什么可是,你兒女健在,他們活的會很好,舍下你這份執念,想必會生活的更好。”

    司馬高瞻語調輕緩,溫柔之極,這要是用來伺候小娘子,那絕對是被這種撲面而來的男性荷爾蒙直接拿下。

    老頭似乎因為這些話有所悟,坐在那傻了吧唧的發愣,司馬高瞻拍了拍我肩膀,示意我們離開。

    “這就完了?”

    走出臥室,在走廊里我有點不明所以,所謂的度化或者說超度,就幾句話的事兒嗎?

    “能有多難,老不死的放不下的是沒有人認可,咱不是告訴他已經掛了么,那就可以消停的走了,再說了,留這干啥?估計老癟犢子清醒之后就掛了。”

    哇靠!

    老流氓氣質回歸了!

    也就是說這老頭就在等一個人發現他已經不是活人,聆聽他的故事,最后才能咽下這口氣,死翹翹。

    我本本無意穿堂風,偏偏孤具引山洪。

    得!

    莫以善小而不為吧。

    我是沒想到泡妞還能整出點靈異事件,沒入行的時候也沒這么多妖魔鬼怪,魑魅魍魎的,這怎么業內現在這么亂嗎?從小孩到老頭,各種奇怪的事層出不窮,果然需要一個強大的心臟來支撐,太刺激了,一般人受不了!

    還是泡妞更實際點,這小插曲過去之后,我干的格外賣力,不為了別的,就是為了能配合悅悅多出點汗,一會再安排她去洗個澡,那特么的搞不好哥們就上壘了!

    “老人是不是很難搞?”

    我倆走出養老院的大門,悅悅擦著臉上的汗,端起女神的架子,這才張口問我。

    “不如你難搞!”

    直男說話必須要直截了當,要不怎么能叫直男!

    “放屁!”

    “你又放屁了?長的挺漂亮,咋就說那些屁的事。哈哈,不鬧了,出了一身臭汗,要不我請你洗澡去?”

    “不了,我回家洗。”

    悅悅打車離開的時候,我特么的還傻呵呵的擺手呢。

    根本沒意識到,我的計劃又泡湯了。

    為啥悅悅就感覺不到我的熱情,那如火般的熱情呢。

    回到店里,又是一無所獲的一天,本來還以為女神能夠因為我的努力獻身呢,結果人家壓根沒當回事。

    余生正在打坐,金諾在疊金元寶,我看到金諾身上穿著新羽絨服,雪白色,被黃色的金元寶圍在當中,活像個精靈。

    “回來了?走吧。”

    “干啥去?還沒吃飯呢。”

    我這忙活了一六十三招,手都沒摸著,正在氣頭上呢,余生就招惹我,如果不是我累成狗了,絕對一腳踹過去。

    “當然是去掙錢了,張真人說了,有件事兒擺不平,等你回來趕緊過去幫忙。”

    哇擦!

    那還等個屁!

    我用最快的速度洗臉換上最厚的羽絨服,關上店門,坐上下鄉的公交車。

    什么疲憊無力,腰膝酸軟,

    那都拋之腦后了。

    啥也不如賺錢來的實在,奶奶個熊的,沒存款還談什么愛情?

    在路上,余生說張真人在電話里說的不是很清楚,但大概情況就是李家屯里有個精神病,這精神病只要說誰家出事,那第二天被說的那家不是跳井就是得病,嘴太損了。

    按理來說,這種事兒純屬巧合,一個精神病說的話,誰會當真,但昨天晚上李家屯的老人發現,精神病竟然大半夜的偷雞,生吃。還特么的傻呵呵笑,說咱們屯子要完犢子了,老天爺要收屯子里的活物,你們都黑漆漆的,好嚇人。

    笑到一半就哭了,哭的那個傷心,撒腿就跑,滿屯子喊。

    這可嚇壞了村里人,

    趕緊找來了十里八村出名的張真人,張真人抓個小鬼,看個風水還行,這種詭異的事兒,壓根沒頭緒,只能端著架子等我們來。

    說實話,

    精神病這種三度思維的人,我是有點心力交瘁的。

    我覺得我也快成精神病了,早早晚晚的事兒,整天和這些妖魔鬼怪打交道,不瘋就怪了,何況接觸的人,哪有幾個正常的?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澳门游戏娱乐场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