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五十八章 惡氣未出

計然之策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955155.tw,最快更新無法可恕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二百五十八章 惡氣未出

    在我的地火決遍布全身的情況下,他倆的如意算盤打錯了,大錯特錯!

    王八拳施展起來,那就沒有后退的路,一往無前的氣勢,休哥也站起來了,今天就要你嘎拉哈。

    當然打架不能少了背景音樂。

    我和余生邊打邊罵,邊罵邊打,就像罵人可以增加BUFF一樣,讓我倆的攻擊更加顯得有威懾力。

    余生也不知道咋回事,當我睜開眼睛的時候,看到余生渾身散發著紫色的光芒,一閃而逝,好像看錯了,又好像確實存在。

    難道這小子趁我不注意,偷摸的升級了?

    沽名二老?

    現在連個屁都不放了,直接躺地上,哼哼的聲音都微不可聞。

    明顯就是沒有任何戰斗力了。

    在幾個月前,沽名二老對我們來說,還是不可戰勝的人物,現在直接碾壓,什么概念。到底是陰陽道我們以靈體的形式出現牛逼了,還是說本身的戰斗力增強了?

    我和余生慶祝拍手,并肩看向毛迎,臉上笑意更濃。

    “嘿嘿,還以為我們啥也不是任你欺辱的孩子呢,老不死的。”

    余生那小子都特么快囂張上天了,直接用鼻孔瞧人了,指著地上的沽名二老,搖了搖手指,沒有下面的蛋蛋拽著,我看是真要上天。

    毛迎吐了一口血,好像敞開了心扉。

    “咳咳,看來這段時間你們成長了不少,這小道士竟然懂的破我符法,哈哈哈......哈哈哈。不過那有什么呢?”

    “不對吧,那倆老不死都快掛了,你也不問問?”

    我真是鄙視反派這人品,咋就不見毛迎關心一下老人呢,最起碼也是一個陣營的。

    “問什么,只不過是冥亡城的倆條狗罷了,在陰陽道橫行霸道,早晚這個下場,你們不動手,我也會收拾垃圾。”

    “不是大哥,你到底哪頭的?”

    “我哪頭的也不是,陰陽道有自己的規矩,還輪不到別人來干涉,至于咱們之間的恩怨,今天就來個了結吧。”

    說罷,毛迎似乎也懶得再廢話了。

    雙手鄭重其事的把外套脫掉,緩緩從胸口前的兜兜里,拿出一張黑色的符紙!

    我驚呆了!

    在場的三人都特么驚呆了,下巴都驚掉了!

    這么高冷帥氣,還特么是反派的人物,竟然穿著一個肚兜兜?

    還是一個紅色秀著鴛鴦戲水的兜兜!

    你能信?

    我們三個對視一眼,都從對方的眼里看到了驚愕。

    “死變態,我是假變態,你玩真的!”

    余生說完,張真人竟然穿上了衣服,把自己包裹的嚴嚴實實。

    我本來是打算脫衣服開干的,現在?

    你來脫吧,我反正不想讓變態占便宜。

    黑色的符紙配合晦澀難懂的咒語,毛迎鄭重其事的做著某種儀式,緩緩跪拜,符紙飄在半空中發出淡黑色的霧氣,顯得格外詭異。

    “這哥們是邪教的吧?”

    我鄭重其事的從后背拿出往生尺,雖然嘴上開著玩笑,心里卻明白,這小子是要開大招了。

    決定一擊必殺我們。

    地火決運轉全身,最后送到往生尺之上,靠不靠譜就指著你了。

    余生似乎是和命靈合體了,因為我感覺到身邊的余生氣息有所改變,尹升這時候當仁不讓,開玩笑,最起碼是靈體中的高分段人物,丟啥不能丟氣勢。

    張真人小木棍上的火焰熄滅,取而代之的是金光乍現,我實在搞不懂為啥這些老道總是能整出特效來,我地火決都第二層了,肉眼也難看到有啥不同的,無非是我端著個破銅尺子在耀武揚威。

    我們這邊底牌盡出,也是拿出打算拼命的架勢。

    大戰一觸即發,想想都覺得刺激,來一場你死我活的戰斗吧!

    暢快淋漓的戰斗,

    讓我再次升華吧!

    他奶奶的,

    關鍵時刻總有意外發生。

    “毛迎!你個不孝子,還不住手!”

    聲音自帶混響效果。

    來的人大概有十幾位,從陰陽道里緩緩走出,陣仗和氣勢都有了,但是全是老頭老太太。

    沒錯,來的正是毛家先輩。

    看來是打不下去了,家長來了,還打個屁。

    同行的人還有大表哥艷偉,只不過在隊伍最后面,顯得異常低調。

    毛迎咧嘴笑了,笑的極為放肆,笑中帶淚,嘴里全是血跡混合在牙齒上,還有些許的口水,太扯了,我們可沒下死手,你擺出這個一副被人魚肉的狀態,給誰看呢?

    很明顯,求可憐求照顧的表情,并沒有讓毛家先輩憐憫。

    一位毛家老者走到我面前的時候,只是點了一下頭,提溜著毛迎就走。

    沒禮貌!

    毛家一行人呼呼啦啦的回到了陰陽道里,

    過家家呢?

    玩呢?

    就這么結束了?

    我們三個蒙圈的走到艷偉身前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來就是豁楞局的吧,剛才要是不來,他就廢這,咱得給諾諾報仇不是?”

    說實在的,剛才緊張的我心慌氣短,現在放松下來,真心有點虛脫,甚至產生了生理反應,具體表現就是想吐。

    艷偉一直盯著毛家的人進入陰陽道,身影消失不見,才回過頭。

    “我要不來,你們都得死這,對毛迎來說,我都不是對手,你們?別扯淡了。”

    原來毛迎這么牛逼。

    連城門都沒進去,直接就返回了店里,艷偉在天色暗下來的時候進店,開始了長達一個多小時的解釋,我們三聽的是神魂顛倒,也可以說是餓的,關鍵等艷偉一天了,也沒來,不敢隨便吃飯。

    好燒肉燉土豆的香味兒在店里整整飄了一天。

    艷偉關鍵時刻到達戰場,實則是救我們,毛迎當時拿出來的黑色符紙,乃是毛家祖傳最高層次的符術,很多毛家的先輩都沒有,更不要提施展了。

    我憤恨的說。

    “那特么的把諾諾嚯嚯成這樣咋說?”

    其實我下一句話沒說,這可是大半年我拼死拼活賺來的錢,那是娶媳婦用的,全讓金諾收拾給花了,歸根結底還是毛迎惹的禍。

    奶奶個熊的,不出這口惡氣,我賺錢的積極性都受到挫折了。

    艷偉告訴我們,金諾的病是故名二老所為,連毛迎都不知道他們用了什么方法。

    至于毛迎下的禁忌,那其實就是個小詛咒,根本沒有絕殺的程度。

    一切看似煙消云散,可我的心底卻總感覺有重達千斤的石頭壓著,讓我無時無刻不被冥亡城這個龐然大物、卻又神秘異常的所在壓抑著,無法敞開心扉大笑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澳门游戏娱乐场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