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四十一章 死后一劫

計然之策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955155.tw,最快更新無法可恕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二百四十一章 死后一劫

    得道的流年壓根沒有什么花活,所謂的咒語擺姿勢都不存在,只是悶聲一哼,天象驟變,嘎嘎打雷。

    人家流年那是什么水平,和大舅能平起平坐,絕對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這一手不禁驚呆了余生,也把看熱鬧的道士們干蒙圈了,一口一個活神仙的接進道觀之中。

    好酒好菜預備著,對了余生的胃口,他的性格還能慣著你?

    摟起來!

    嗷嗷一頓扯犢子后,張真人就和余生熟起來,張真人俗家叫張仲民。余生和我說最后差點把道觀吃窮了,流年才抬屁股走人,想想那時候也老不厚道的。

    張真人重新做回炕上,只是微笑的聽著余生和我郎朗吹牛比,根本沒有阻止的意思,同時對于余生他滿眼小星星,崇拜的一逼。

    直到余生停下來,不再扯犢子了,張真人才緩緩說。

    “這次我下山來,就是奉師傅之命,前來降妖除魔。”

    我是真不愿意聽張真人扯犢子,老說這不切實際的干啥,趕快擺手。

    “既然認識,那咱們就不客套了,別整虛的了,還除魔衛道我聽著都牙磣,給你多少錢吧?”

    張真人一愣,脫口而出。

    “額,倆千。”

    “倆千塊錢扯什么犢子,兄弟,他自己在這行不行?能頂得住吧?咱們撤啊?”

    “小比崽子!撤什么撤!”

    司馬高瞻沒來由的又踹了我一腳,這回我沒防住,挨的實實在在,給我疼的直咧嘴,司馬高瞻下腳沒輕沒重的。

    張真人顯然也是看到了我被莫名的踹了,我差點一頭扎進他懷里。

    他先是目瞪口呆的看了一眼我,又看了看余生,似乎想知道答案。     余生沒辦法,解釋說。

    “雙休,我休哥可是狠人,知道太多對你不好,別問。”

    “明白明白。天機不可泄露。”

    既然司馬老大不讓我撤,那就只剩下管了,我賴賴唧唧的看著張真人。

    “說吧,這家咋回事,我倆幫幫你。”

    我多希望他回答的是貧道一人足矣,不需倆位掛心。

    沒想到這家伙順桿爬。

    “那太好了,有倆位半仙相助,想必這次定能馬到成功。這一家吧......”

    我抽出一根煙點上,安靜的聽他講,

    這家本性楚,這個小鎮子,只有這么一家姓楚,雖然不是大戶人家,并不人丁興旺,卻各個都是龍鳳的角色,除了會做買賣賺錢,過日子也都是一把好手。

    楚家在鎮子里作為首富,那可不是只會賺錢那么簡單,而是會理財,會攢錢。

    據張真人所說,他家有一句古訓,會賺不如會攢,會攢不如會花。

    額,又開始扯犢子了。

    這是哪門子古訓,就是家人總結出來這么一句俗語罷了。

    所謂天有不測風云,人有旦夕禍福,今年對于楚家來說,不是什么好年頭,六個姐妹兄弟先后死了三,最會持家有道的老爺子,這不也撒手人寰,楚家人一直奉承著老爺子是家里的主心骨,凡事都會以老爺子為中心去規劃運作。

    這回完了,老爺子和這個世界說拜拜了。

    就在老爺子咽氣的當天晚上,風雨交加電閃雷鳴,楚家懂事的人趕緊找人,這才叫來張真人。

    此時天有異象,必有蹊蹺,鎮子里的人都信這個。

    張真人那可是坐著十多萬的轎車來的,派頭十足,單說亮相,就比我和余生貴,我倆他么就差點坐拉磚拖拉機來的了。

    到了這里才發現一切如常,并沒有什么妖邪作祟,正在琢磨怎么商量開棺檢查的時候,我就闖進來裝大瓣蒜了。

    “額,也就是說你啥也不知道?”

    “對!”

    果然是超級大臉,根本特么的不知道收斂。

    余生看著我也懵逼了,問我到底咋的了?

    這時候,必然要裝上一把了,我讓司馬高瞻現身,能讓張真人看到就行。

    司馬高瞻的出現并沒有引起什么風波,而反觀我這也沒裝好,主要是司馬高瞻今天穿的太邋遢,活像一個露宿街頭多年的乞丐,好不容易穿個長袍,還飛邊子了,上面一個補丁疊一個補丁。

    “守護靈大人,小道有禮了。”

    張真人只是略作驚訝的看了我一眼,根本沒有嚇尿褲子之類,這家伙可以啊!

    看來也是見過點世面的。

    “別外道了,你也是道家的人,應該知道我的身份。這楚家事兒不小,一會你和小休把事處理了,我在旁邊壓陣。”

    “全聽大人的。”

    司馬高瞻隱去身形之前最后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你得好好整啊,整出岔子我把你道觀給拆了你信不。”

    丟人啊!

    丟大發了!

    剛才還還好的,非最后放這么一個沒味兒的屁干啥!

    我胡亂摸了摸臉,尷尬的向張真人笑了笑,張真人無所謂的擺了擺手,示意無礙。

    下一步就是和楚家人談判了,還是那三個先前去我店里買東西的大漢。

    大炕上我和余生還有張真人并排而坐,就像要圓寂的老仙一樣,擺著無以復加的裝逼范兒,大舅說的對,造勢這玩意啥時候都不過時。

    “楚開湖,剛才我已經和你大爺說了,經過我和二位隱士的決定,開棺驗尸這是必然行程,已成定局,不能更改。”

    被稱楚開湖的大漢,穿著孝服還不忘嘚瑟手脖上帶的名表,晃了晃胳膊,這才有些粗獷的開口。

    “張真人,棺材里躺著的可是我爹,我親爹,哪有不孝子這么干的,你就負責把白事給我們善終就完事了,還非開棺,里面躺著你爹,你能那么干啊?”

    “二哥,別瞎說,張真人肯定有他的原因。”

    紅臉大漢趕緊拉住楚開山還不能訓斥,只能平和的語氣說自己的二哥,轉向我們賠禮微笑。

    “張真人到底什么原因,還非得開棺?”

    “老疙瘩,你爹真沒白疼你,根據我的推算,你爹死后有這一劫難。我師父他老人家早就說過,你楚家對觀里不薄,我才愿意如此。”張真人頓了一下,伸手左右比劃我和余生。

    “這倆位可不是凡人,乃是真正的隱士高人。你能懂我們的意思嗎?”

    呵,

    扯什么玩意呢,死后有一劫難都算出來了?

    咋的,

    祖墳冒青煙了,還是棺材板漏風了?

    我和余生只負責微笑,其他的口舌之爭全憑張真人,這一張嘴,有詩為證。

    兵法五十家,爾腹為篋笥.應對如轉丸,疏通略文字。

    經綸皆新語,足以正神器.宗廟尚為灰,君臣俱下淚。

    活的說成植物人,死的說成文化人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澳门游戏娱乐场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