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九章 找魂很難

計然之策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955155.tw,最快更新無法可恕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二百一十九章 找魂很難

    溜達到病房,鞠主任坐在病床邊,看到我們來了趕緊起身。

    我一看諾諾不在,問道。

    “諾諾呢?”

    “說是找悅悅玩去了,我去找她。”

    鞠主任多懂事,啥事沒見過,人情世故在醫院最有感觸,知道我們要辦事,找個理由就走了。

    其實她并不知道,沒有金諾,我和余生狗屁不是。

    金諾眼睛鼻子,任何一個感官,那可都是寶貝,她總是能發現我無視的,人家隨便一指點,我們就能順桿爬。

    躺在豪華的病房里,裹的里三層外三層的想必就是翟強了。

    此時的翟強面色晦暗,嘴唇干裂,緊閉雙眼,額頭上還有點虛汗,就扯淡,能沒虛汗么,這病房內溫度本身就不低,再這么蓋被,好人也被捂出病了屁的。

    金諾蹦跶的進病房,身后跟著悅悅。

    轉眼之間,半個月沒看到悅悅了,我笑瞇瞇的走過去黏糊著說。

    “悅悅,這么長時間沒看到我,想沒想我啊?”

    “想個屁。”

    看沒看到?

    還是想我了,就是不好意思說呢。

    “那晚上商量吃個飯?”

    “吃個屁。”

    看沒看到?

    飯都不想吃了,直接就想和我近距離接觸接觸。

    “下班我來接你?到我店里坐坐?”

    “坐個屁。”

    額,好像是我自作多情了哈?

    人家壓根沒想搭理我的樣子,悅悅把手上的小零食遞給金諾,和余生點了下頭,轉身就走。

    身上的香味兒飄過,我深深吸了口氣,嗯,真香。

    美女俏佳人,

    自帶胭脂氣。

    聞來心相儀,

    其實是個屁。

    因為我特么的聞了半天有一股雞屎味兒,轉頭一看我他么想弄死余生。

    余生正在那雙手搓啊搓的,搓著手上的泥筋兒呢。

    我沒好氣的說。

    “你就不能讓我再沉迷一會?”

    “迷個屁啊,人家都不搭理你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愛的屁,你懂個屁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懂?大姑娘小媳婦的不比你經歷的多?”

    嘴炮了幾句,我這才問金諾,看沒看出這人有啥問題,說著順手把悅悅給金諾的小零食搶一個包薯片打開,雖說剛吃飽飯吧,但是女神送的東西,那肯定是又香又甜。

    金諾噘著嘴還不敢說啥,她早就懂事了,知道我稀罕悅悅。

    轉悠了半天,又扒開翟強的眼皮看了看,小胖手還伸進包裹嚴實的被里摸了摸。

    “諾諾,有什么發現嗎?”

    我嘴里吃著小食品,有些含糊不清的問。

    金諾擦了擦嘴,喝了一口奶這才開口。

    “魂丟了,找魂兒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找還是招?”

    找那就有點費勁了,誰知道丟哪去了?

    招就簡單的很,說明魂在附近,只需要打電話讓顧士強過來一趟就搞定。

    別人找顧士強也許他不會理睬,但,我的面子丫的肯定會給。

    不給我面子?

    那我就要他嘎拉哈!

    奶奶的,當初如果不是我幫忙,他現在是人財倆空,啥也不剩。

    額,雖然說現在也是倆袖清風孤身一人,嘿嘿。

    但是不怪我,那是他自己的選擇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找啊,不過時間可不多了,好像丟了好幾天了,還好靈氣在,要不就咽氣了。”

    金諾說完嘻嘻哈哈的和余生又鬧起來了。

    我才不搭理這倆二傻子呢,溜達到主任辦公室,鞠主任正在忙著會診,咱也聽不懂,消停的坐在沙發上等唄。

    半個小時的會診被鞠主任強制結束,看別的醫生都出了辦公室,這才著急的問我,怎么樣?

    我搖頭晃腦的說這事兒看似簡單,實際操作可不容易。

    鞠主任以為我要錢,伸手就掏錢包,我是那樣人嗎?

    她給我錢我能拿嗎?很明顯不能!

    我要坑的是躺著的翟強。

    鞠主任說他的家人現在都亂作一鍋粥了,還在地下商城里正吵呢,翟強的事辛苦費她拿就行,我推辭說一會我們也要去商城里看看。

    具體咋回事,等回來再說。

    哎呀,錢兒不好搞,前天在農村晃悠了一大圈,又冷又餓的,我深刻的體會到,沒錢沒勢,那活著都他么的不像個人。

    我囑托司馬福負責在病房里看著翟強,有啥事趕緊告訴我,然后準備了一大堆的吃喝,前往德城的地下商場。

    余生和金諾或許是第一次來,走到地下,每一個店鋪的面積小則四五米,大則幾十米。

    批發零售,各種生活用品,衣裝等等。

    地下街道很有規律,管理的十分嚴格,每一條街都有自己的主題,比如這條是賣褲衩子的,那么好,各式各樣的褲衩子,男女老少,顏色型號,數不勝數。

    余生就像姥姥進了大觀園,那家伙的,他可不是看賣的貨,小眼睛一咪咪,純是欣賞妹子去了。

    也難怪,地下室賣貨的大部分都是漂亮妹子,年輕還會打扮,一年四季的漏大腿,上身更是夸張,有的妹子沒傲人的身材,直接墊上好幾層,讓人看著就那么耳目一新。

    額,

    正所謂,橫看成嶺側成峰,遠近高低各不同......

    這個地域究竟有多大,說實話我反正是不知道,逛了接近倆個小時,壓根就沒走全,當然了我們是選擇性的逛,可這也證明了這地下面積之廣泛。

    哎呀,我說鞠主任死心塌地的呢,誰擁有這么一篇疆土,那是幾輩子都奮斗不來的,誰還不樂呵的投懷送抱。

    唉,再看看我?

    窮小子一個,目前還在給別人養著媳婦,比如金諾。

    給別人養著丈夫,比如余生。

    “這么晃悠能看出啥來,唉,咋整。”

    余生鄙視的說我。

    “商圈全是人,陽氣正旺,現在也就是逛逛,看看地形,咋的,你還想著能查出啥來?你見哪個靈體大白天的出來逛街。”

    我賴賴唧唧的說。

    “小月姐這不就來了么?”

    “她......她咋回事你不知道啊。”

    余生怕小月那是怕到了骨子里,這小子知道小月最不喜歡花心的男人。

    我還有一絲僥幸。

    “晚上關門了,咱們再進來?”

    余生再次強烈鄙視我。

    “讓鞠主任來個電話不就妥妥的了,你咋的了休哥,智商不在線呢?”

    一天天的就晚上出來干活,比他么紅燈區的小姐都忙活,晚出早歸的,有時候還不一定能不能歸回來,很容易就交代了,賺的還不如人家大腿一劈來的多,有的時候我就在想,我這一天到底在干啥呢。

    真是悲哀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澳门游戏娱乐场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