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八章 有錢人家

計然之策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955155.tw,最快更新無法可恕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二百一十八章 有錢人家

    這一覺睡的昏天暗地,死去活來。

    鞠主任敲臥室門的聲音很小,但我也睡夠了,起床看到天都亮了,連軸轉的睡,接近二十個小時,這才叫生活。

    有人說,人正常的狀態就是睡覺,睡累了起來吃點東西,然后接著睡。

    我現在的生活狀態是極不健康滴,根本不叫生活!

    理想中的生活,那是不勞而獲!

    躺著就有花不完的錢,泡不盡的妞兒。

    額,

    還是問問鞠主任有啥事來的實際,鞠主任向來是很照顧我的,這個標準的精致少婦,每一次住院都竭盡所能的救死扶傷,對我更是大恩大德。

    知恩不報,和畜生有什么區別?

    然后,我就做了個畜生不如的動作。

    “鞠主任來了,那個,進屋啊?”

    說著我拍了拍床。

    等等,好像不咋對!

    我這臥室里連椅子都不趁,就一張雙人床。

    我這個動作看著好像很親切,可實際上很不雅觀。

    難道讓鞠主任上我的床?光著膀子只剩內褲的我,這個動作很是曖昧啊。

    雄性荷爾蒙在房間內飄滿,欲望的眼神,曖昧的動作。

    臥槽。

    “不是不是,那個主任你稍等我一會,我馬上出去。”

    鞠主任整的滿臉通紅,這才訕訕回到柜臺旁。

    也可能是剛醒的事兒,我這一柱擎天的小弟弟很不乖,始終不低頭,給我郁悶的,看來我還是年輕火力旺啊!

    足足過了十分鐘,我這才撓著頭,揉著眼屎膩歪的出臥室。

    “小休啊,昨天晚上我過來怎么還關門了?”

    “別提了主任,這幾天跑外勤,累壞了。主任你找我有啥事啊?坐坐,喝點水。”

    喝白酒的原因,我口干舌燥,端起水杯呼呼就干了。

    又倒了一杯給鞠主任遞過去。

    鞠主任接過水杯,端在手里沒喝,搖了搖嘴唇這才輕聲說。

    “我男朋友的事,想請你們幫忙。”

    “自己家人兒,你放心鞠主任,我一會就打電話讓余生他們回來。吃完了飯咱們就去。”

    咬嘴唇這個動作讓我看到了女孩子害羞難以啟齒的樣子,鞠主任雖然學術精湛,手藝絕倫,但骨子里還是一個小女生。

    哎呀,君生我未生,我生君以老......

    額,我想啥呢這是,這最近怎么看到異性就想歪呢,再說人家能看上我這窮小子么。

    奶奶個熊的,不爭氣的小弟弟,你消停的得了,還總想抬頭看看?

    “本來我們都要結婚了,出了這檔子事兒,你們能幫忙就太好了。”

    “主任你說說咋回事,我先琢磨琢磨。”

    鞠主任的事我必須里子面子都做到位,這以后我萬一再整出個傷來,那不還得人家幫忙么。

    呸!

    我可不想再住院了,少遭點罪吧。

    別的職業起碼是累點苦點,我這呢?直接拼命,整好了斷幾根肋骨,整不好直接翹辮子。上哪說理去?

    正在這時候余生樂呵的進來,手里拿著土豆子和肉。

    沒錯,今天中午還是紅燒肉燉土豆。

    “又跑哪騷去了?”

    余生先和鞠主任打了招呼,這才回我。

    “哎呀,貝貝非得請我吃個早飯,這不又給咱買的菜么。”

    “你這謙虛吧總有不謙虛的在里面。”

    看著余生賤笑的跑進廚房,我特么真想踹他,要不是鞠主任在這,我高低嘴巴子加飛腳,讓你在老子面前總嘚瑟,還就嘚瑟我的弊端,至今為止休哥的處男之身都沒破。

    “別搭理他,你說吧鞠主任。”

    鞠主任的男朋友叫翟強,那可謂財貌雙全。

    德城整個地下商圈都歸他家管,從地下商場的吃喝玩樂,到衣食住行,那簡直是包羅萬象。

    很多農村的孩子過年過節買新衣服和玩具,都是在地下商城買,價格便宜,講價也方便,我小時候老爸就經常去地下商場,那新衣服一穿,我走路都帶風。

    所以這財可謂用之不盡,鞠主任這是找了個金龜婿,我聽的也樂呵,第一是她找到了富裕的生活,第二呢,嘿嘿,休哥最喜歡給有錢人干活。

    就在前幾天,地下商城水管子漏了,工人們搶修好了也損失了不少錢,自家的買賣,翟強趕緊去查原因,調查了一六十三招,啥也沒發現,只能無功而返。

    結果這可倒好,一天漏好幾次,不光是漏水,各種各樣的花式意外,層出不窮,給翟強都整蒙圈了,這一天連約會的時間都沒有,就泡在地下商城里忙活。

    我聽到這有點不理解,這種肯定是有人搞事兒,按理來說,翟強混跡在社會多年,得罪了誰心里有數,把人拽出來,談明白就完事兒了唄,談不明白就砸錢,這哥們從我記事兒就控制著整個地下商城,絕對不差錢兒。

    鞠主任解釋,翟強屬于老好人,別管他在商圈里混跡了多久,可從來不輕易得罪人,哪怕是有點不妥的事兒,也會拿錢擺平,不是扣扣搜搜的人。

    指桑罵誰呢?

    含沙射誰呢?

    說誰扣扣搜搜的!

    我有點尷尬的撓了撓搖頭。

    “這也不至于找我啊主任,再查查去?”

    鞠主任面色鐵青,有些難過的說。

    “唉......本來不想找你們的,但昨天晚上,小強在商場里突然暈倒了,怎么叫都叫不醒,老人們說是丟魂兒了,這不,今天早晨就過來找你幫忙了么,昨晚我就來了,敲門沒人應。”

    我點了點頭,叫不醒的人,這就有點意思嘍。

    “人在哪呢?”

    “就在我病房。”

    “好,我們吃完飯就去,主任,我一天一宿沒吃飯了。”

    鞠主任彎腰千恩萬謝的離開,說靜等我們去,哎呀,由于領口開的太松,我都看到那白花花的肉忽閃忽閃的顫,看的鼻血都他么快彪出來了。

    余生只負責改刀,真正動手做菜的還是我,這道菜,就是我這輩子永遠也吃不夠的絕品好菜,奶奶個熊的,我懷疑小時候肉吃的太少了,這紅燒肉燉土豆咋就吃不夠呢。

    金諾根本不用我帶路,挺著吃撐的肚子一路拍到了十二樓,這小家伙先去的,我和余生抽了好幾根煙,巴巴聊了一會,研究著鞠主任的事兒辦完了還得去找王大娘。

    啥真相都不是表面那么簡單的,我心懷疑惑往樓上溜達,心里想著一定要穩一點。

    我和余生那可是業界良心,拿錢辦事,從不拖泥帶水!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澳门游戏娱乐场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