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一十一章 翠萍丈夫

計然之策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955155.tw,最快更新無法可恕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二百一十一章 翠萍丈夫

    臥槽?

    難道說剛才休哥擺的姿勢不夠霸氣?

    還是說剛才的嘴炮不夠扎心?

    看來都不是,的確行為舉止有點過分了。

    哎呀,還是低調一點,自古以來,逼裝大了好像都容易遭雷劈。

    我蔫頭耷拉腦袋的說。

    “哎呀,這可咋整啊,我斗志昂揚的來找翠萍干仗,人家不出來。”

    小月浮現在我面前,手扶著額頭上的頭發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和你大哥一點也不像,真是愁人。”

    “廢話,我倆本來就不是一個媽生的,再說了,我是明騷,他悶騷,哪能一樣。”

    這句話徹底把小月逗樂了,嘿嘿笑了笑。

    咋的?

    說小月這個浪蹄子心里去了?

    小月笑夠了才開口說。

    “諾諾,你來吧。”

    金諾小胖臉蛋本來是望著天上逐漸露出來的小星星,聽到小月的話哦了一聲,邁著小腿就往墳上走,走的過程中從背包里拿出一根蠟燭!

    對嘍,你沒看錯。

    真的就是一根蠟燭,我特么懷疑金諾那背包里不光是有吃喝,啥稀奇古怪的玩意都有,啥時候掏出個印度神油我都能接受,太扯淡了,多拉愛夢的神奇口袋啊?

    “好啦,小哥,你來點蠟燭。”

    我屁顛的跑過去,拿打火機點蠟燭,

    可恨啊!

    可悲啊!

    用的是防風打火機,眾所周知,防風打火機點蠟燭那老費勁了,沒明火,我費了半點勁才點燃了蠟燭。

    惹的所有人都盯著我看,一副孺子不可教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然后咋整?”

    我蹲在墳頭沒起來,抬眼問金諾。

    金諾倒是不含糊,嘴里嘀嘀咕咕的,小胖手猛的一指墳包。

    哎,對!

    奇異的事情就那么發生了,就在我眼前,如同魔術般變出了一個黑漆漆的洞口。

    乖乖,不是吧?

    這段時間除了挖門盜洞就他么沒干別的,不能又鉆進去吧?

    我可是來找翠萍算賬的!

    “我不想進去行不行?”

    我生無可戀的表情盯著金諾哀求。

    “等她出來就行,不進去小哥,里面黑黑的,我怪害怕的。”

    你害怕就見鬼了,你還能害怕?

    你個小外掛,你個小變態!

    我就沒見過十多歲的小姑娘這么能吃的,我更沒見過妖魔鬼怪啥都不怕的小姑娘,更沒見過伸手就能召出修正鬼道靈體的......

    站起身,拉著金諾退后幾步,我們就這么安靜的等著,看看憑空出現的洞里啥時候翠萍出來,和我掰扯掰扯。

    站著干啥?

    想詞兒,想一會我應該以什么樣的態度對她,怎么扎心的詞兒可以不戰而屈人之兵。

    其實,我打累了。

    還真不如處理點家長里短的事兒,對翠萍,除了可憐,我真提不起任何的戰意。

    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,半個小時過去了,一個小時過去了。

    “諾諾,蠟燭都滅了,你這玩意管用不?”

    金諾一臉的天真無邪。

    “再等等吧,也許沒在家呢。”

    我實在憋不住笑了,嘿嘿嘿,妹子,你是在搞笑嗎?

    鬼有家嗎?

    正在我準備回村長家再睡個回籠覺的時候,洞口有了聲響,果然出來了倆個身影。

    不是翠萍。

    一位中年的農村莊稼漢,身邊跟著一個半大小伙子,都是曬糗黑的皮膚。

    “我們能出來了?感謝恩人放我們出來。”

    中年漢子說罷,納頭便拜,哎,是不是搞錯了?

    我趕緊上前一步,意識到他們是靈體又返回來,再怎么說這也不是人,心里還是抗拒的,其實就是害怕。

    “不是,你們是誰啊?別瞎拜,趕緊起來。”

    “我叫王大樹,這是我兒子,王小果。”

    這倆人我也不認識啊,我轉頭看著金諾,想聽她的解釋。

    金諾崛起小嘴叭叭。

    “不會錯啊,就是這里啊,怨氣這么重。他們就是和翠萍在一起的家人吧?你們認識翠萍嗎?”

    王大樹頓時警覺起來,頭微微低下,眼睛斜上盯著我們,看那德行一言不合就要動手。

    “翠萍,翠萍是我媳婦,你們是誰?”

    我擼胳膊挽袖子準備揍丫的,但是轉念一想,人家也沒得罪我,何況這倆一看就是老實人,還記得村長說的,王大樹是活活被村子里的人逼死的,不免心里還有點悸動。

    你奶奶個三孫子的,好吧,放你們一馬。

    “聽說翠萍最近在找我,我來了,看看她找我干啥!”

    王大樹問。

    “你是雙休?”

    我意氣風發,挺起腰板淡淡的回。

    “正是在下!”

    氣場上必須站穩,說完這句話,我感覺整個人都偉岸了許多,有點江湖上俠客行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她剛走沒多長時間。”

    撲空了?

    金諾說并不是我們來晚了,而是翠萍早就知道我們要來找她。

    按金諾的說法,這里是有一個封印的,除了翠萍之外,這爺倆根本出不來,剛才金諾破了封印,這爺倆就顛顛的跑出來了。

    王大樹不想多理我們,帶著兒子就往村子里走。

    我趕緊問。

    “哎,你干啥去呀?”

    “我們回家。”

    我特么的一臉無奈,大聲喊。

    “大哥啊,別作了行不,你們還哪有家!”

    我喊完沖小月使了個眼色,小月飄到王大樹身前,手一攔,其實就是個象征意義的動作,都他么的是靈體,誰能攔住誰?

    誰成想王大樹就因為這一個動作徹底怒了,咱也不知道是平時挨翠萍欺負憋屈還是咋的了,低聲嗷嗷的吼,那聲音根本不是人能發出的,更像是某種動物發出的聲音。

    “嗯嗷......”

    “你們也欺負我,我天生就是受欺負的命嗎?”

    王大樹說出這句話,這老大哥身上頓時爆發出巨大的能量,我甚至能清晰的感受到王大樹在變化,王大樹身上的氣場比昨晚我見過的魂魄都強烈,身上所散發的外氣讓人感覺這家伙成了焦點。

    我懵逼了,翠萍的老頭也這么牛逼。

    “哎呀臥槽?什么情況?”

    “怨氣沖天,你說啥情況,特么的,又是一個怨靈出世。”

    司馬高瞻嘴上不饒人,大手一揮,司馬福司馬祿倆個小弟現身,迅速站在王大樹的身周。

    王大樹向天高喊。

    “生前就被人欺負,死了還被你們欺負,為什么?老天爺為什么這么不公平!啊!”

    我心里這才接受了王大樹是惡靈的事實,之前還總琢磨著挺可憐的這家伙,可事實是他是被逼死的,那是多少村民嘴炮,多少的怨氣積壓在心底,無法釋放,最后自己終結。

    你妹的,可憐倒是可憐,現在瞅這架勢,不決出雌雄是夠嗆能善了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澳门游戏娱乐场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