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百零八章 話聊活魂

計然之策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955155.tw,最快更新無法可恕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二百零八章 話聊活魂

    我就納悶了,這有啥好看的,一破桌子,上面一香爐,還特么沒點香,也不像個祭臺。

    最關鍵的是,那牌位都是破木頭的,我反正也沒仔細看上面的字,肯定不能是金瓶梅之類的插圖版。

    愛啥啥。

    和我有什么關系?

    我就是做個好人好事兒,把一家三口的魂魄找回來,讓他們好好過日子,完活兒。

    還有翠萍那個大佬等著我呢,哪有心思在這死靠。

    “從頭開始吧。”

    司馬高瞻像是下了很大的決心,口中再次發出聲音,很像是梵音,或者更像是一種古老的語言,反正玄之又玄的玩意兒,我干脆聽不懂,只是覺得很玄妙。

    按余生的話,是一種咒語,只不過我們修為太淺,感受不到其中的奧妙。

    可快點拉倒吧,他有啥能耐我還不清楚?

    除了打架兇猛點,別的壓根就是一知半解。

    讓我大跌眼鏡的是奇異變化真出現了,供桌上的牌位緩緩晃動,頻率和動作不大,卻能清晰的看到,余生有些顫抖的拉著我胳膊。

    那我能慣著他?

    一腳踹邊上待著去了,我特么也不是基佬。

    “好了,從第一個開始!”

    司馬高瞻面色凝重,手上的印決沒落下。

    果然,其中一個牌位驟然炸裂,木屑紛飛,差點打我臉上。

    這一手的確嚇我一跳,一驚一乍的誰能受了?

    身影緩緩在供桌前浮現,一位略顯滄桑的老者,左右四顧,一臉的懵逼。

    “我這是在哪里?這是地獄嗎?”

    “老大爺,這可不是地獄,你怎么回事?好好想想,你什么時候開始失去意識的?”

    這點我有經驗,按大舅的話說,這就是超度靈魂的一種方式,以聊天溝通的方式,把他心底的怨氣或者留戀解決,也就是俗稱的話聊。

    了解過去,展望未來,巴巴出一個美好的明天。

    “我就記得我出來放羊,嗯......羊跑了我就追,追到了我就打,打完了它還跑,跑我就追,然后我就什么也不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家是哪的啊?”

    “我就后山屯子里的,不行,我得回家,羊跑沒跑我還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說完老者就往出走,只不過靈體是以飄的形式趕路,我趕緊招呼余生,門口那群耗子不知道咋回事,再給一刀剁了,特么的我這話聊就白費勁了。

    看來超度靈魂也不是很難,這讓我信心倍增,按這速度,一會我他么就能找個地兒睡覺去了,困到極致的感覺實在難熬,靈魂隨時出竅那種飄忽忽的,奶奶個熊的。

    司馬高瞻似乎看出來我有點忘乎所以了。

    “你要是再這么嘚瑟,今天誰也走不了,都得栽這,你以為魂魄這么好糊弄?我是按先易后難的排序給你搞的,他么的,趕緊的,我堅持不了多久。”

    好吧,那我繼續。

    收斂心神,等著牌位崩裂......

    陸續出去的魂魄,那理由簡直是千奇百怪,令人咋舌。

    有在井邊打水暈過去的,

    有對象倆人正親熱被嚇過去的,

    最可惡的是還有做春夢沒醒的!

    臥槽!

    這讓我以后還怎么做春夢?

    春夢做一半想起來這檔子事兒,那還不徹底萎靡不振了。

    一家三口出現的時候,我多少有點接受不了,主要是因為孩子看到我就哇哇哭,一點不消停,我都想替她媽教育教育了,只不過現在多少沾點偶像包袱,還是盡量少嘚瑟。

    我一臉蒙圈的問。

    “老大哥,你們是怎么回事啊?我聽說你們一家出趟門就來這了?”

    魂魄體是一種記憶錯亂的體質,雖然也是獨立的個體,但他們相對于沒徹底脫離肉身,會有很多模糊片段,我問這話沒別的意思,就是搞清楚是翠萍搗亂還是別的原因。

    男人回答我。

    “我就是帶媳婦孩子去買點肉,回來的時候半道兒遇個鄉親,嘮了一會就到這了,我也不知道咋回事。”

    有線索?我趕快接著問。

    “那鄉親是男的是女的?”

    “是個男的。”

    “長啥樣啊?”

    “尖嘴猴腮的,一看就是精明能干的莊稼人,個子不高,總是彎著腰,唉,農村的活兒,臉朝黃土背朝天的,都不容易啊,腰整不好就是累彎的。”

    老大哥嘴里的話我深有感觸,小時候在家里草垛上玩,總能看到農忙回來的同村人,干了一天的莊稼活兒,他們都彎著腰,拖拉著腳步艱難的往家里走,身上哪怕再累再疼,第二天也要天沒亮就起床,準備下地干活。

    正在我回憶的時候,司馬高瞻突然開口。

    “那人是不是身上有一股味道,騷哄的?說話聲音還尖尖的?”

    老大哥點頭稱是。

    “對對,這個老哥說的對,身上那味兒好像多長時間都沒洗澡了,可難聞了,騷不說,還窩囊那味兒。說話聲兒跟小孩一樣。”

    司馬高瞻擺了擺手說。

    “送他們回去吧,時間不早了。”

    余生在前面帶路,尹升牽著他們一家三口在后面跟著,不問他們,就沒有話,渾渾噩噩的跟著尹升走,也不知道命靈到底有什么先天技能,反正看著氣質就比司馬高瞻牛逼。

    十幾米的距離很快就出來了。

    哎呀,外面的空氣是真好,洞里一直哈著腰,都他么快給我整抑郁了,還要聽著沒營養的小故事。

    金諾看到我們出來說。

    “小哥,咱們送他們回去吧。”

    我也當了一回好哥哥,拍了拍金諾的頭說。

    “走吧諾諾,送他們回家。”

    我們一行人借著月光往村里趕,剛才的土坑司馬高瞻已經讓手下那些小弟解決了,保證看不出這里有什么問題,據說連土質都能搞成之前的效果。

    好吧,牛逼,絕對不是面子工程,細節決定質量。

    小月皺著眉,很不解的問我們。

    “這里明明有著冥亡城的氣息,但剛才咱們解救這些困住的靈魂,一點意外也沒有發生,這好像不符合常理,我總覺得哪里出問題了。”

    司馬高瞻給出同樣的疑問。

    “我也覺得他么的哪里不對勁,還想不明白,嘶......剛才聽那意思,他們被困到這,應該是仙家所為。”

    我腦袋里一片漿糊的問。

    “老大,你是說尖嘴猴腮?仙家所化的鄉親?”

    余生這時候也跟著分析,他先是回頭征求尹升的認可,這才開口。

    “肯定是東北五大仙其中的一家,這個是統稱,這個山那個洞的多了去了,我老大剛才說的很清楚,這一家三口,基本可以確定是黃仙,還是村子里之前的那個,是吧老大?我說的對吧?嘿嘿。”

    別的沒學會,拍馬屁這一套余生真是爐火純青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澳门游戏娱乐场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