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一章 下去看看

計然之策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955155.tw,最快更新無法可恕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一百七十一章 下去看看

    感恩戴德一番,由余生當勞力,背著生子回家,貝貝一直跟在余生身后,如果我不是在煙花場所認識的她,我覺得此時她現在更像個乖寶寶,只屬于余生。

    走之前,中年婦女惡狠狠的指著李老四,你等著!

    生子好了我也得找你算賬!

    李老四那表情就像吃死孩子,渾身不自在。

    給我看的憋不住笑出了聲。

    “這孩子救過來估計也不能像以前一樣了,唉,看來這個事有點棘手啊!”

    我深出了一口氣,不管多難,咱也得去辦。

    李老四聽完艷偉話又是另一番風情,糾結的想撒尿。

    村民們三五成群的趕來,帶著鐵鍬和繩索,說是來幫忙的,我無奈的看著他們,實在是不知道咋勸回去,只能靜等余生回來。

    打開手電筒,云霧中的光線散開,我邁步就往里面走,余生在我身后,最后面是艷偉大表哥。

    龍潭虎穴這時候也得闖了,要知道身后還有一大群聞訊趕來的村民,他們不只是來看熱鬧的,更是來看笑話的。

    進入院落便是進到包裹的云霧中,原來這里面的能見度更低,不到一米。

    院子大概十幾米,我們只能小心翼翼的往前緩步,很怕突然竄出來個什么邪祟,嚇一跳還他么的容易傷到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聲音你們能聽見嗎?”

    余生走到接近一半的時候,停住腳步拉住我說。

    “外面一點聲也沒有,隔絕了聲音,這霧真邪性。”

    我嘴上說著,腳底下再次行動,心里緊張到了極點,誰不害怕誰來試試,外面人多有個屁用,現在連聲音外面都聽不到。

    換句話說,就是我們都在這掛了,連個收尸的人都沒有。

    “哎呀。”

    腳下一個踉蹌,我差點摔倒。

    “什么情況?”

    “操,這玩意怎么還在這?”

    我們三低頭看,原來是那個石板,青龍磐石。

    此時的石板卻是另一番景象了,整個石板我記得剛挖出來的時候,光滑平整,沒有任何的瑕疵,可現在確實斷成了倆節,上面橫七豎八的畫滿了不知名的符號。

    我看了看艷偉問:“大哥,這玩意是不是廢了?”

    艷偉恩了一聲說:“青龍磐石本就屬于陣法類,現在斷開,肯定是廢了,可即便是我想破了這陣法,也要費點勁,難道是有高人先咱們一步來了?”

    “不能吧,這村子封閉,有點事都是內部解決。”

    余生擦了擦臉上的汗說:“最好是有高人來解決了,找你們還省勁兒呢,趕緊進去吧,整的我都有點尿急了。”

    這個茬頭給我也整一身白毛汗,來不及多想,繼續往門前移動。

    等終于走到房子門前,我深吸一口氣,看了看艷偉和余生,他倆同樣緊張異常。

    這可不是逞能的時候,開門的瞬間有一百種可能,正當我手抓住把手的時候。

    突然。

    屋子內發出一種嗡嗡的悶響,聲音很緩慢,但是我沒聽錯,絕對有聲音,很清晰。

    “什么聲音?”

    “反正不是叫窗。”

    余生說完,我真想踹死他,這節骨眼還有心開玩笑。

    “不管是啥咱也得進去。”

    艷偉表情凝重,難得看到他認真對待一件事。

    “嘎吱~”

    隨著房門打開,眼前豁然開朗,屋子內竟然沒有一點霧氣,只不過那種酸菜缸的臭味再次撲面而來。

    眼前一片迷霧到清亮異常,這種感覺有點像信號不好的黑白電視,全是雪花點,突然給你換了臺高清彩電,那個爽點,一下子就抓住了。

    房間內倒沒有像經歷過地震般亂七八糟,短短三天的時間,墻壁上便掛滿了青苔。

    整個房子內濕氣很重,呼吸都能感覺到。

    我一手捂住口鼻,抬眼望著幾天內長出來的青苔,余生也驚訝的呻吟出聲,不知道這哥們從什么時候開始,遇到點驚訝的事就開始呻吟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

    哼哼呀呀的讓我渾身不舒服,這么緊張的時候,你說哼唧個毛。

    搞的詭異的場景更添了幾分色彩。

    額,單純的色彩。

    “外面的霧氣沒有陰毒,房間里是單純的濕氣,有點奇怪。”

    艷偉分析完,先我一步向客廳挖好的坑那個方向走,我隨后跟上,無數個疑問在我心里,就像亂了的線,卻找不到頭,很緊張又很煩悶。

    當我們走到坑邊往下看,每個人的臉上的表情都異常精彩。

    還真他么的是個古墓?

    坑內的景象自從搬出石板,我就沒看到過,其他人更是沒有機會看。隨著沒了石板的掩護,整個倆米多的洞口呈現在我眼前,手電筒微斜一個角度就能看到被封的嚴嚴實實的倆扇石門。

    石門上面刻畫著幾個栩栩如生的瓷娃娃,抱著什么金元寶之類的吉祥物站立倆旁,很有點地主老財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古墓?這下發了。哈哈哈。”

    余生知道這里可以隔絕聲音,笑的極為猖狂,有點要高潮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你他么別一驚一乍的行不?”

    “不像是古墓,像是封印著什么。恩,感覺到風了沒?”

    經艷偉這么一說,我才感覺到從褲腿里呼呼灌風,這種風似是無孔不入,退一步卻又感受不到了。

    哪怕封個恐龍我也得下去不是?

    休哥也不是脫了褲子啥也不干的人啊,來都來了。

    跳下去的下一刻,我就后悔了,悔的腸子嗷嗷青!

    一種徹骨的寒意直沖整個身體,我頓時抖若篩糠,這他娘的寒氣逼人有木有?

    剛才還看似安全的坑洞,下來才知道如同到了另一個世界。

    我牙齒打著鼓,向上面抱怨。

    “臥槽,咋這么冷。”

    “你地火決是吃屎的?”

    要不人家怎么是大表哥呢,我不止是沒召喚司馬高瞻,連地火決都忘了,也不知道把腦袋落哪個娘們的火炕上了。

    地火由心火點燃,遍布與周身上下,頓時感覺一股熱流,我特別舒坦的啊了一聲,然后我就后悔了,怎么和余生的呻吟聲這么像。

    撫摸胸前的蜜蠟,召喚司馬高瞻,蜜蠟屬于溫性寶石,適合諸多環境的保存和佩戴,哪怕我剛才濕透了前胸,可蜜蠟是溫玉暖心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澳门游戏娱乐场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