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六章 如歌救贖

計然之策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955155.tw,最快更新無法可恕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一百五十六章 如歌救贖

    “臥槽,整半天你倆屬于雌雄大盜,混黑道的?”

    余生站起來,玩味的鄙視他倆。

    我倒是氣憤不起來,這個善惡對錯憑我的智商很難解讀。

    在場的人大概都清楚了這一切,顧士強看清了真相,反而淡定下來,對于他來說,當謊言堆積到一定程度橫渡,真相更重要。

    “剛才你說咱們在一起要管家里的錢,是不是想走?過幾天就要辦婚禮了,你這是要趕在婚禮前跑吧?是嗎?”

    看沒看到,再傻逼的人只要清醒過來,那都是福爾摩斯。

    小落先是點頭,又搖頭。

    我可以看的出來,小落內心中還存在著一份善良,可能是真的喜歡上顧士強了,也可能是顧士強帶給小落更多的安全感。

    陳星站起身,瀟灑的拍了拍身上被我踹臟的衣服,從隨身攜帶的胸包里,抽出一把刀。

    并沒有猙獰的微笑,也沒有不甘的話語,就那么盯著小落。

    去特么的,這是狗急了跳墻?

    “跟我回家吧。”

    語氣平淡的不起波瀾。

    小落淚眼朦朧,看著陳星,又回頭看了看顧士強。

    “對不起,小強。”

    司馬高瞻這時候流氓氣又端起來了。

    “就這么輕松的放他走?這畜生不如的東西,腦袋還壞掉了。”

    小月也隨之附和。

    “人世間的善惡,豈是簡簡單單的一線之隔?放他們走,還出去害人嗎?”

    我嘆了口氣,不放他們走,能如何去做?顧士強都沒有阻攔,我去攔著?雖然說陳星可能害了父母,害了王平,傷了很多人心,但我又以什么樣的罪狀去圓滿他的人生?

    “老大,咋辦?”

    “我去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顧士強手上掐著香煙,一眼也沒看收拾東西的小落,并不是故做沉思,在我看來,更像是哀默大于心死。

    安靜的客廳內,烏煙瘴氣,金諾咳嗽著打開窗戶放風,屋里已經被我們幾個老爺們的煙熏黑了。

    我沒走是擔心顧士強出幺蛾子,同時也是在等司馬高瞻處理的結果,余生提議搞點酒喝,有煙沒酒純屬白扯。

    我反正是舉手贊成,待著也是那么回事,好好陪一下土豪客戶顧士強,也算沒白拿辛苦費。

    顧士強家里只有紅酒,這玩意我喝不慣,但是余生很喜歡,他說這東西就適合催情用,我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男人么,喝酒無非就是聊人生不易,女人風騷。

    心里受傷未愈的顧士強坐在我對面,女人風騷肯定是不能聊起來了,只能感嘆人生不易,這個自稱術法天才的人,為情所困,生無可戀的表情,看的我菊花生疼。

    對了,安靜了我才想起來,我還有一個大屁沒有放。

    喝了一口紅酒的情況下,肚子里的施工隊就像吃了興奮劑,噼里啪啦的瘋狂在肚子里施工,干勁十足,屁在弦上不得不發!

    我不敢賭,久賭無勝家,所以明智的選擇去衛生間放屁。

    額,幸虧沒賭!

    當我回到拼酒戰場的時候,余生和顧士強已經微醺,余生摟著顧士強的肩膀,巴巴著女人如衣服之類的話,金諾則是早就在沙發上睡著了,小月更是不知所蹤。

    我有些寂寥的坐在沙發上,看著一個悲劇男因為失戀憋屈,被一個流氓勸說。

    只想安靜的等待著司馬高瞻回來,我不知道老大會如何處理陳星的事,只是覺得陳星或許也并沒有錯,小落所作所為,也只是一個母親的無奈,可能,一切都是陳星逼迫出來的,更可能他們只是幻想綜合征,除了高中時期無辜的孩子,一切都沒有發生,只是他們意識中的報復。

    ......

    天都亮了,可司馬高瞻還沒有回來。

    我有些不解,也不敢催促,耷拉著腦袋,帶著余生和金諾回到店鋪。

    店里熟悉的味道讓我感覺很放松,這些天驚險刺激的事一個接一個,故事曲折離奇,根本不是普通人能夠消化的,當然,我也是普通人,所以我需要一個消化的時間和空間。

    蒙被接著睡!

    嘿嘿,夢里有我的小貝比......

    “哎呀臥槽!”

    被一腳飛踹驚醒的我,嚇得快尿褲兜子了,夢里我的小貝比剛要為愛獻身,都快脫衣服了,結果被驚醒!

    我特么的欲哭無淚,抓心撓肝啊!

    “心是真他么大!唉,你洗把臉,陳星的事解決了,回來我和你說。”

    我還不敢懟他,難道這么說,你知道我多久沒做春夢了?

    多少要點臉吧。

    所以我悻悻的去洗臉讓自己清醒一點。

    陳星從小就目睹父母吵架,父親家暴,其慘烈程度遠遠大于想象,母親每天過著生不如死的日子,這讓陳星一直到高中都沒有感受到家的溫暖。

    冰冷的飯菜,無情的父親,破敗的家庭。

    他是一個心思細膩,敏感度極高的人,同樣也是一個毫無安全感,對誰都無法信任的人。

    小落的出現,讓他覺得滿是陰霾的天上,灑下一抹陽光,正好照耀在他的身上,倆人相愛之后,由于小落是個孤兒,所以陳星把所有的溫柔傾訴給對方。

    天公作美卻無情。

    懷孕的事一出,還處在高中時代,思想上沒有徹底成熟的倆人,選擇了極端主義。

    陳星失手害了自己的父親,母親因看到血淋淋的現場,也上吊自殺。

    從此之后,陳星和小落都是孤兒了,他們同命相連,卻只找孤兒行騙。

    司馬高瞻說,孩子并沒有出生就胎死腹中了,小落也不是正常人的思維,她其實是個附和幻想患者,也就是說,陳星如何說,她都會相信,無依靠、無固定模式的思想,讓小落心里只埋著陳星一個人的影子,只信任他一人!

    王平從孤兒院出來,一個人打拼,社會上的人情冷暖,他也深有體會。

    先是因為憐憫之心收留了小落,卻也因為小落命喪陳星之手。

    他們能夠體會孤兒心底黑暗下的脆弱,所以美其名曰救贖!

    “老大,他倆現在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“還能怎么樣,就像狼受傷,相互舔傷口呢。陳星那比崽子,真的吸毒!也快他么與這個世界說再見了。我在他的煙里加了點佐料兒,以后投胎都是問題,只能去冥王城給別人提鞋嘍。”

    我懂老大的意思,任由他們自生自滅,至于冥王城的事,自然留在以后處理,現在的我還不具備了解真相的實力,我不是好高騖遠的人,腳踏實地一步步走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澳门游戏娱乐场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