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零九章 與它晚餐

計然之策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955155.tw,最快更新無法可恕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一百零九章 與它晚餐

    基本上呢,司馬高瞻給我連懟帶罵的數落十多分鐘,這才開始說起鞠主任身后的黑影,司馬高瞻說這并不是什么妖魔邪祟,就是單純的陰氣在側,說明鞠主任最近一段時間和臟東西接觸頻繁。

    然后老神在在的告訴我,其實只是普通的邪祟,我自己完全可以搞定,先聊聊,不行再找他,一拳一個小朋友,裝起比來那都根本不是個事兒。

    我一臉的懵逼,這個醫院的大夫我多少還是了解一些的,每天沒日沒夜的忙碌,如果說為了賺錢,卻沒有花錢的時間。

    如果說為了救死扶傷,卻早已麻木了自己的神經,畢竟患者太多了,其中因素眾多,很難解釋清楚,只能說同樣為人,善待他人。

    基于這種情況,大夫們回家就是睡覺休息,沒時間和精力出去野玩,怎么可能沾上臟東西?

    聽說個倆口子,結婚一年整,見面總共三回,還都是在手術室見的,連個打啵的機會都不給。

    司馬高瞻給我的解釋是,一切皆有可能。

    說罷轉身就走,只留給我還滴答水的蕭瑟背影。

    在鞠主任的辦公室待了一個多小時,基本上毛也沒解決,我推詞晚上去她家看上那么一看,沒準沒有什么解決辦法,鞠主任也是熱情好客,也許是看在大舅的面子上,很溺愛般拍了拍我的后背。

    在回店的路上,我一度別扭。

    鞠主任不能是和大舅還有點風花雪月的故事吧?

    大舅那屬于流氓的鼻祖,我堅信他什么事都能干出來,可他倆年紀相差太多,鞠主任給我當大舅媽我肯定不干,要是給我當大媳婦,這個事還是可以斟酌一下的,畢竟,額,夠大!

    額,拋開我這個胡思亂想的骯臟念頭,我可是個純潔的人,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。

    剛回到店里,我厚顏無恥的拿出剛坑到的,額,剛賺的一萬塊數起來。

    余生鄙視的沒正眼瞧我一眼,端了杯水自己喝,坐在凳子上問我。

    “你傷還沒全好,我怕晚上真遇到點啥事,要不我去?”

    “人情是我欠的,你去算咋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咱倆還分什么你我啊,都是好兄弟。”

    “你可別扯犢子,這錢分不了!到我手的錢,就只有我自己支配。你該哪玩去哪玩去,餓不著你。”

    余生豎中指鄙視我。

    “我是覺得鞠主任那人不錯,交個朋友,誰他么稀罕你這點錢。”

    “你那是去交朋友么?你那是看人家波大,想去吃奶吧你?”

    不歡而散。

    嗯,這詞兒用的相當準確,余生拿拳頭在我面前比劃幾下,告訴我,不讓他去,晚上就不回來了,找白溪去談談風月,聊聊人生。

    呸。

    二十多歲就色膽包天,少年不知愁滋味,老來望妞空流淚!

    只要有錢賺,苦點累點那都不是事兒。

    特別是今天晚上鞠主任告訴我,家里備了豐盛的酒菜,讓我帶著金諾去做客,還給金諾準備了大紅包。

    情商高的人說話就是好聽,辛苦費給的都是那么讓人無法拒絕。

    欣喜若狂,或者說躲在被窩里偷著樂。

    中午我和金諾只吃了泡面,就為了蹭晚上這頓大餐。

    鞠主任住在離醫院不遠的一個老小區,小區建成大概有二三十年了,陳舊的老樓外貌,灰白色交織,水泥樓道有的地方都已經補了又補。

    飯菜很豐盛,雞鴨魚肉基本樣樣俱全,我卻如履薄冰的吃不下。

    原因很簡單,鞠主任家里三口人,鞠主任還有她的父母。

    根據我和金諾的觀察,她的父母,都不是人!

    熱情的飯局,招待的很體面,我拘謹的只喝水,不敢吃一口菜,金諾則是不慣著,一頓胡吃海塞,吃的那叫一個行云流水。

    我實在是憋的難受,陪他們演不下去了,喝了一口水,我也不管禮節了,為了平復緊張的心情,我點燃一支煙說。

    “鞠主任,你比我大幾歲,我就叫你大姐。大姐你平時不在這住吧?”

    “可不么,這不我爸媽最近身體不咋好,過來陪陪他們,我住的遠。”

    “這話本來不應該我說,但是我小,棱角還沒磨平,你別挑理哈。”我深吸一口煙,接著說:“二老你多久沒來看了?平時誰管著他們生活啊?這屋里亂七八糟的沒人收拾,你作為姑娘也不來看看?”

    “你說的對,小雙,唉,我平時太忙了,也沒時間過來陪他們。”

    “姐你是獨生子女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這時候,似乎鞠主任的父母聽出我的話里的不尋常,她父親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我,母親則是和金諾聊著毫無內容的話題,金諾屬于早熟的孩子,對于逗小孩這一套根本就不感興趣,更像是她哄著別人。

    煙不能再抽了,最近尿尿都黃的,估計是沒女朋友憋屈的,掐了煙,我回瞪鞠主任的父親。

    “你不用瞪我,今天我來了,就得把事情解決了。”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非要管我家的事?”

    很明顯這是在威脅我,哥們現在可不是剛出世的小白了,誰都能捏咕?地火決第一層近神明可不是白練的。

    沒錯。

    我回瞪。

    他再瞪!

    我接著瞪!

    我就不信我這小單眼皮瞪不過你!

    “老爸,你這是干什么,他是先生,來幫我看事兒的。”

    鞠主任看出桌子上的氣氛略顯尷尬,趕緊出聲阻止。

    “你是來拆散我們一家人的,你給我滾出去!”

    突然鞠主任的父親像瘋了般大聲的吼。

    “冷靜,冷靜一下不行嗎?我是來解決事兒的,不是來挨罵的。”

    我也急眼了,嘭就把杯子摔到地板上,沒碎,但是聲音不小。

    氣氛到了冰點。鞠主任不知所措的望著我倆。

    “我他么的憋了半天了,你倆走了就消停點不好嗎?非得還留這,害你們自己的姑娘干啥?你沒看到你姑娘身上都他么的長尸斑了?這么大歲數白活了?”

    我說著也不管鞠主任愿不愿意,直接擼起她的長袖,到家里鞠主任一直就穿著長褲長袖,估計是怕父母擔心多問。

    成片的大堆紅黑尸斑漏出來,我看著比白天更加嚴重了,看來事情刻不容緩,今天一定要解決才行,否則天王老子也救不了鞠主任。

    老頭老太太都低下頭,好像也有點自知理虧。

    金諾吃飽了,走到我身邊,示意我低頭,我沒明白她啥意思,就低下了頭。沒辦法,這屬于小祖宗,不動錢的情況下哄哄她也行。

    啪。

    金諾竟然打我頭?這敗家孩子。

    “小哥,不允許你和老人不禮貌。”

    “額,他們不是人!”

    “我知道,那也不行!要不我告訴大爺,回來揍你屁屁。”

    “好好,我從說。”

    這回輪到鞠主任目瞪口呆了,全然不知道發生了什么事,只是看看我和金諾,又看看她父母,再低頭看看胳膊上新增的尸斑,也是一臉懵逼。

    氣氛再度陷入尷尬,

    房間里一時間竟然沒人說話,呼吸聲清晰可辨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澳门游戏娱乐场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