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十七章 臥床不起

計然之策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955155.tw,最快更新無法可恕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六十七章 臥床不起

    這個過程持續了大概有一個小時左右,我精神都已恍惚了,終于流年老者停止了動作,微微一笑,手中抓住一團灰暗的氣體點了點頭,贊許的看了我一眼,轉而看向余生。

    “徒兒,你看這便是陰毒的實質,想不到你們小輩誤打誤撞竟然能招惹到這種級別的陰毒,我行走陰陽之間這么久,也只是聽說,還從未見過,這里可是蘊含了真正的陰間物質。”

    余生也是一臉的懵逼,看了看流年手里的氣體,又看了看我。

    “師傅,那這接下來怎么辦?”

    “哪里來的東西送回哪里便是,至于你倆,應該無大礙了,只是精神也許要萎靡一段時間,傷了元氣,哪那么好就恢復的,你陪他休息一段時間吧。雇主那里讓他等著,因有你們起,果你們自己去承擔。我走了。”

    流年一邊說著,一邊把手里的那團陰毒收到了隨身攜帶古舊的包里,轉身離去,根本不給我道謝的機會。

    這老頭子能耐絕對沒的說,就是和大舅一個毛病。

    對嘍,愿意裝比,而且裝的手段不同,讓你想罵還罵不出口,畢竟剛救了我一命不是?

    話說,我現在也沒力氣說話,渾身因汗水濕透了,疼痛的我嗓子已經沙啞,我本想張嘴道謝,可嗓子卻一點聲音也發不出來,目送著流年老者,這個救我命的人離開,緩緩的閉上了眼睛,我太累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我睡了多久,再次醒來的時候發現已躺在了順心白事店我的臥室里,外面可以聽到余生和小金諾在玩耍。

    哎呀,回來的感覺真好。

    我嘗試著動了一下,手能動,其他的地方毫無知覺!

    沒感覺?這是要廢!

    “我醒了,有沒有人管啊!”由于嗓子沙啞,我喊出來的話似乎也變得虛無縹緲起來,似乎嗓子被撕裂重新組成,那聲音不怎么好聽。

    還是小金諾比較親近,屁顛的跑過來,笑嘻嘻的看著我。

    “小哥你醒了啊,你都睡了好幾天了。嘻嘻餓不餓啊?”

    我用手輕輕的撫摸著金諾的小腦袋,這幾天在恍惚之中似乎把我從小到大的經歷放電影一般,從新在我腦袋里放了一次,原來我從小到大平淡無奇,無一絲一毫的作為。

    也許流年老者說的輕而易舉,也許余生表現的盡量平和,但我知道,這次我差點就此歸西!

    罷了,再世為人!

    “我不餓,有點渴了。”我的嗓子還是沙啞難聽的聲音,不過我不在乎,我更在乎的是我活著,還清晰的活著,我也會隨著時間康復好起來。

    余生架著拐杖一瘸一拐的走過來,用手舉著一杯水遞給我,余生的腿還是沒有康復,打著石膏,不過看他的精神頭,應該是沒啥大事兒了。

    他坐在我的床邊,似乎收斂了許多,沒那么皮了,飽含深情的說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兄弟,我真沒想到,你為了我這么拼。”

    我拍了拍金諾的頭,讓她去看店。

    金諾蹦蹦跶跶的走開了,我才緩緩的開口。

    無論如何,金諾還只是一個孩子,雖然她有各種理由留在這里,但我真的不想她知道更多塵世中的紛擾,有一個開心快樂的童年不是更好嗎?

    “我剛剛入行,啥也不懂,你是一條命,把你自己扔那,估計你就廢了,哥們干不出來那么不講究的事。”我看著余生扭捏的樣子很不舒服,但還是發自內心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師傅說過欠你大舅的,我應該幫你,但是現在是我欠你的,哎呀......不好還啊!要不,哥們以身相許?”余生邊說邊把傷腿放到床上,狠狠的壓在了我的腿上,他奶奶的,我還以為他要抒情一下呢,結果還是二五仔。

    “滾!”

    “咋地?還委屈你?哥們可是老司機,真正的活好不糊弄,擁有了我,你可就擁有了床上的百科全書。”余生一臉賤賤的笑。

    “別扯犢子了,毛迎那到底怎么整啊,定金都收了,這幾天他沒來找咱們?”我有點犯愁,好不容易等來的活,還讓我們被辦砸了,難道就沒有簡單的怪打一打嗎?

    怎么只要一出現就是boss級別的,說好的副本前面來點小怪墊底的呢?

    “能不來么,前天就來了,讓我給打發了。”余生一臉的無所謂。

    “錢還了?”我差點坐起來。別管我現在傷成啥樣,只要從兜里掏錢我就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還個屁!等你傷好了,咱倆接著去干丫的。”余生憤青的說著。

    “干誰?你可別告訴我去打那個怪物,咱倆直接被秒了屁的,還是從長計議,從長計議。”我可不想再來一次全軍覆沒,何況不是每一次都有高手救命的。

    “你怕啥啊!上次是因為哥們沒準備好,這次咱倆計劃好再去,放心,下次我干挺丫的,你真當我這幾年白玩呢?”余生越說越來勁。

    “停!我真有點信不著你。我看你除了吹牛逼好像也不會啥。等我好了,還是先找毛迎聊聊吧,我懷疑他有很多事情沒說,我大舅告訴過我,不管多么詭異的事,都可以換角度用簡單的方式解決。”我喝了一口水,余生這人還是能聽進去道理的。

    “我還是比較喜歡用家伙擺平麻煩!”余生說著用手搓了搓褲襠。

    “湊,我這家伙還是新鮮的,不能亂用,滾犢子吧你。”

    “哈哈......我師傅這回真的走了,我也沒地方去,就賴這了。”

    余生把傷腿拿下床,一瘸一拐的笑著去找金諾了。

    我大聲問。

    “咱倆住院的醫藥費誰掏的啊?”

    “我師傅拿的,他說把我泡妞的錢預支出來了,以后我就沒錢泡妞了......來,丫頭,哥哥教你玩游戲。”余生的聲音遠遠飄了過來。

    我靠!

    余生啥意思?難道要泡金諾?

    她可還是個孩子啊!這個畜生,堅決不能讓他得手!

    店里一如既往的冷清,不過有余生這個未知的財神爺在,應該不至于挨餓,小金諾抱著零食滿屋子亂跑,笑嘻嘻的很是幸福,我則是半躺在老板椅上望著門外來往的行人,哎呀,傷估計要養一段時間,還好毛迎這個客戶沒有再來催。

    我手上輕輕盤玩著蜜蠟,開始琢磨收靈的事。余生說過,靈也許會讓我茅塞頓開,以前很多不懂不明白的事,可能就會曉得,而且,有了靈,才是真正的入門陰陽道。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澳门游戏娱乐场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