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五十六章 丑時靈動

計然之策 / 著投票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955155.tw,最快更新無法可恕最新章節!

    第五十六章 丑時靈動

    好!

    你牛,天塌下來估計都不如你睡覺的事兒大!

    我拿起鑰匙關店,門都沒來得及鎖,直接跑著追向年輕小伙,至于男人所說的家伙式兒,我根本就沒聽清,也沒在意,我哪有什么家伙式兒?

    再說了,雙哥我最強悍的家伙式每天都帶在身上,伴我成長了二十多年了。

    年輕小伙在前面看似走的緩慢穩健,實則不然,我緊著一路小跑也沒有追上,始終保持著四五米的距離,永遠看到的只是一個拎倆大包紙人的背影。

    時間已近凌晨,這是一天內最黑暗的時候,昏暗的路燈光線并不足以照亮整個街道,他終于在醫院后門一條偏暗的街道停了下來,回頭看我還跟著,似乎不懷好意的笑了一聲,我聽的不是很清楚。

    “余生,你怎么還帶回來一個人?”突然一個黑暗的角落發出聲音。

    “師父,他是順心白事兒店的老板。”年輕小伙原來叫余生,聽著好文雅的名字!

    誰也沒想到,認識了余生,我的人生就開啟了另一面的色彩。

    那是真的色啊!

    這才小跑了一會,我這就大口喘氣,好久不鍛煉我的體力很差,心肺功能堪憂。

    我彎著腰,臉上痛苦還帶著獻媚的微笑,這是倆個大客戶,服務的態度必須要有,根據我的經驗,單買一百個紙人,肯定是大戶人家,如果燒紙或者其他東西不夠,會臨時采購的,這也是我為什么非要跟來的重要原因。

    余生的師傅從黑暗里走出來,是一身殘破灰袍的老者,這年頭還有穿袍子的,我看著還挺新鮮。

    倆個人沒再交流,而是非常快速熟練的把折疊的紙人挨個打開支起來,根本沒搭理我。

    我不能眼里沒有活兒啊!

    這屬于售后范疇,想到這我也幫著折開紙人,邊干活還邊四處看,這街道十分的冷清,根本看不到有住人家,再說了即便有人死了也用不到這么多的紙人陪伴吧?

    真的是大戶人家?

    經歷了這么多,我也都不在乎了,什么玩意兒我沒見過?什么事情我沒碰到過。

    不過接下來的事,直接讓我崩潰了,真是大千世界無奇不有,以后我這小見識還是老實點比較好。

    狗肚子裝不了二兩香油,以后堅決不裝逼了。

    也就十幾分鐘的時間,就把一百個紙人全部拆開,不得不佩服現在這工藝,傻瓜型的操作,栩栩如生的紙人就這么擺在了道路的倆旁,即使在黑暗的街道里也格外顯眼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我觀你氣息并不是修道之人,可你竟然敢在丑時來此街道必有所依仗,你師承何門何派?”灰袍老者站起身拍了拍袍子,十分客氣的對我說。

    “無門無派,我就是一買賣人,嘿嘿,想著您老還有什么需要,我就送過來,免費送貨上門,這是順心白事店的規矩。”我必須自抬身價,這大客戶你不在他面前忽悠那都不帶扯你的。不過看這老者一身不染凡塵的樣,還真拿捏不準。

    “人都死了,還順什么心!呵,那請你先回去吧,我們再有需要自會上門。這德城也就順心店里的東西可以用。”老者隨意的擺了擺手。

    “別介啊。”我還真想看看這倆人到底要干啥。

    人的性格是很難改變的,或者說,狗是改不了吃屎的。

    我這顆三八的心啊!

    “真不走?”老者眼神狠厲。

    “您老別生氣,我是真想看看有沒有能幫您的。”我被嚇了一跳,這老頭的眼神有點兇啊!看來年輕時候也是很角色。不過有錢能使鬼推磨,我是真不能錯失良機!

    “既然不走,那就在這看著,順心白事店的人,呵,馬老三的人,想來也不能是一無是處。”老者并沒有堅定讓我離開,也不強求,而是隨口安慰了自己一句。

    他認識大舅?

    看來大舅在行內還是有點名氣的,裝逼裝出來的名氣?

    流年自顧的端坐在紙人中間,余生看此情景,拉我到了他身邊,然后四下觀察了片刻,輕輕調整著呼吸,我似乎也敏銳的感覺到不尋常,瞅這架勢這倆人應該是要施術法,老者施法,余生護法。

    可一百個紙人這么大的陣仗,我還未曾見過,即便大舅老舅這么牛逼的存在也只是簡單的念念咒語擺擺手勢而已,還沒見過太多太大的道具。這行的確刺激,平凡的人,世界的陰暗面大都照不到他們,也許在黑暗之中,有很多人在做著不為人知的事,才讓人們有著平淡不起波瀾的生活。

    黑的天,微風起,沒有一絲一點的星光。

    這偏街的路燈也壞的七七八八,只剩下街頭的一盞孤燈發出灰暗的燈光,紙人隨著風微微的顫動,發出紙片相互碰撞嘩啦啦的聲音。

    老者端坐不動,我和余生站在一旁,這場景一靜下來我才有點害怕了,不過我認了,人為財死鳥為食亡,這就是刀山火海我也要闖上一闖。

    維護大客戶關系,哪有簡單的?

    真正的好銷售員,只要天不下刀子就出門拜訪客戶,玩的就是心跳!

    “陰魂冤屈,陌路行,待明日,告知與我,定沉冤得雪!”老者靜坐在街道上片刻,突然張口帶有魔性的聲音發出。在我耳朵里這聲音就是具有魔性,因為紙人都呼啦啦的動起來。

    沒錯!動起來了。

    他的聲音并不算大,可異常清晰,每一個字都清晰的進入我的腦海。

    每個栩栩如生的紙人脖子都以詭異的姿勢彎曲,緩緩望向老者,然后走向老者,步伐顯得生硬,卻很堅毅。

    看到這個場景,我直接嚇得尿都滴出了幾滴!

    這真是老母牛倒立,牛逼轟天啊!

    我渾身有些顫抖著扶著身邊的余生,你大爺的,這么嚇人你倒是早告訴我啊,我還以為跟上還有買賣,誰知道是這樣?

    早知道這樣兒子才跟上來。

    真他么的是打臉,啪啪抽的那種。

    很明顯后悔已經晚了,余生戲謔的看了我一眼,然后又緊盯著老者所在的方向,紙人十人一組,每十個紙人圍城一個圈,走到老者的身邊,彎下腰似乎在述說著什么,老者雖然沒點頭,但是我能感覺到老者肯定是能聽到,而且很清晰。一組說完,換下一組,這樣不斷循環,雖然我聽不到任何的聲音,甚至連老者的呼吸也感覺不到,但是紙人很有規矩的動著,非常規律的排隊,向老者訴說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十組紙人都回到了最開始擺放的位置,老者這才起身,輕輕的嘆了一口氣,環顧周圍的紙人說道:“你們的事老夫已經記下了。有的能辦,有的不能辦,不過即便不能辦的事也會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復,在此奉勸你們一句,冤冤相報因果循環,留些陰德給子孫后代吧。”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澳门游戏娱乐场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