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987章:亮帆船運

洗禮先生 / 著 投票 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955155.tw,最快更新我的1990最新章節!

    如今的亮帆船運已經在全球擁有十一條海運航線,大大小小的船只近二十艘,和明珠以及全國十余家外貿公司都有良好的合作關系。

    當然,亮帆船運目前最大的客戶,自然還是陳文澤的澤方外貿。

    據陳文澤了解,除了澤方外貿在南美、北美兩洲的業務以外,剩下的業務量幾乎有百分之八十都已經被亮帆船運接管。其他的百分之二十因為暫時還不具備開通航線的價值,還是其他公司在做。

    要知道這航線可并不是隨隨便便就能開通的,開辟一條新航線的成本可不低,陸友亮也必須考慮清楚、統籌全局后才能做出決定!

    總不能,讓亮帆船運公司單單就為澤方外貿一家服務吧?

    那樣的話亮帆船運就不是賺錢去了,而是成了澤方外貿的附屬…

    “文澤,起初我還擔心這次我開辟新線路的決定你會反對呢。”陸友亮感慨連連,“什么也不說了,除了感謝你以外我都不知道說啥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什么都不要說,好好賺錢才是硬道理。”

    陳文澤笑呵呵的點著頭緩緩說道:“陸哥,之前你給我打電話說還要追加三千萬的投資?”

    陸友亮馬上頷首,“沒錯,根據我今年做的全年總規劃,不包含亮帆船運今年本身的盈利,最少還需要三千萬。你也知道,不管是開辟新線路還是購船,拿批文,可全得用錢啊!”

    陳文澤輕輕嘆了口氣,他知道船運公司燒錢,可也沒想到會燒到這個地步。但是陳文澤又不好隨隨便便的往出撤,他已經把陸友亮拉下水了,再說事情已經搞到了一半兒,哪有說扔就扔下的道理?

    “沒問題,這筆錢我會盡快給你準備好的。”陳文澤輕輕點頭,如果不是92年的時候靠著股票認購證賺了一筆快錢,豁出去一切搞了把大的,就陳文澤如今的身家還真不夠陸友亮折騰啊!

    哪怕麒麟服飾集團的股份每年的分紅再多,可也絕對經不起陸友亮如此的造法。

    別說陳文澤那百分之十五的股份了,哪怕是把整個麒麟服飾集團都算上,每年的利潤也不見得就能上千萬。現在陸友亮張嘴就又要三千萬,整個共和國能掏的出這筆錢的人,絕對不超過五十個啊…

    “還是陳總大氣。”陸友亮美滋滋的,亮帆船運越是發展,他就越感覺自己當初簡直就是太英明了。和陳文澤這樣有魄力又有能力的年輕人合作,簡直就是不要太爽!

    “行了陸哥,您就甭給我扣高帽了。”陳文澤擺了擺手苦笑一聲兒,“錢我可以給你投,在我能力范圍之內你要多少我給你投多少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,你也得給我個時間,什么時候能讓我看到回頭錢啊?”

    這倒不是說陳文澤謹慎,而是他實在心里沒底兒。

    就如同剛剛莫莉對陳文澤說的那句話,術業有專攻,陳文澤不是這方面的行家,但是陸友亮是啊!

    沒錯,雖然陳文澤知道做船運生意原本就是一件大投資的事情,但是隨著共和國在國際的地位越來越高,國家對外貿行業的扶持越來越大,未來收益也會節節攀升。

    但是這也并不意味著陳文澤就能一直往里砸錢,什么事情都有個度,陳文澤還真擔心自己賺錢的速度比不過陸友亮燒錢的速度,到時候一旦資金鏈斷了,那才是真麻煩…

    要知道這可不是之前陳文澤靠戀純服飾的分紅來養澤方外貿,兩者的區別大了去了。其一,澤方外貿是陳文澤自己掌控的,他知道什么時候能夠回本,對于這一點自然就更好把控。

    其二也是最重要的一點,澤方外貿燒不了幾個錢,以戀純服飾的股份和澤方外貿自身的收支能力,資金鏈是絕對不會出問題的!

    可現在亮帆船運的性質就不同了,論燒錢速度的話,十個澤方外貿捆在一起也比不過一個亮帆船運啊。如果陳文澤做不到心中有底兒,那這個買賣就該重新斟酌一下了…

    不是不做,而是怎么做。陳文澤的目的是把澤方外貿做到全球第一,那自然就得圍繞著澤方外貿形成一個完整的行業生態鏈,這其中船運公司是必不可少的一環,陳文澤是絕對不能丟下的。

    但是如果真的太燒錢,陳文澤寧肯亮帆船運發展的速度再稍微慢一些。現在陸友亮是在用五年的時間去做十年的事,投資肯定就大。但是如果把速度放慢了,前期的投資肯定就會小很多。

    “文澤,這種事情誰也說不好。”陸友亮皺了皺眉,陳文澤的擔心和顧慮他自然也能想明白。

    這一砸錢就是幾千萬幾千萬的砸,陸友亮自然也能理解陳文澤的心情。可陳文澤的這個問題確實又不是那么好回答,怎么說呢,這種事情客觀影響因素太大太大了…

    “如果一切順利的話,我有信心在三到五年之內將前期投進去的五千萬收回來。”陸友亮沉吟片刻后緩緩說道:“但是隨著業務的拓展,這三到五年內買船、開辟新線路也是需要不斷的投資的。”

    “陳總,之前咱們聊過這件事情。”陸友亮看了陳文澤一眼鄭重的說道:“既然咱們的目標是把亮帆船運做到世界級的規模,那就必須盡快的發展,只有這樣才能更好的搶占市場。”

    “海洋雖大,但是全國的外貿公司和船運公司就那么多,蛋糕也就那么大。咱們慢一步,那就有可能步步都慢下去…”

    陳文澤有陳文澤的顧慮,陸友亮也有陸友亮自己的心思!

    為了亮帆船運他舍棄了太多太多,如果陳文澤關鍵時刻舍不得砸錢,或者是畏懼風險,陸友亮的處境也會變的非常的難。

    陳文澤點了點頭,陸友亮的這番話確實有道理,蛋糕本來就那么大,亮帆船運除了要和其他的民營船運公司競爭,還得和一些國字頭的船運公司去搶奪資源,他的壓力也是非常大的。

    “陸哥,這樣吧,咱們想個折中的方式。”陳文澤沉思片刻后,終于拿定了主意…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澳门游戏娱乐场网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