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73章 你要小心了

喻色雪未央 / 著 投票 加入書簽

58小說網 www.955155.tw,最快更新墨少寵妻請溫柔最新章節!

    男人的聲音低啞磁性,每一次聽到都象是一種盅惑似的,讓她不由自主的就想傾聽。

    這一次,自然也不意外,他的聲音就讓她定在了那里。

    不過,立刻就后悔了,她才不要聽他的話。

    他讓她等她就等,她也太沒有骨氣了。

    這不是還生著氣嗎。

    別以為他送她上學給她準備了早餐,她就原諒他了。

    門都沒有。

    她才不會原諒他的。

    結果,她另一只腳才要下去,就聽墨靖堯又道:“這個帶上。”

    喻色眼角的余光里,一個小袋子遞了過來。

    她抿了抿唇,遲疑了一下,知道這個男人從來不做無用的事情,就還是問了一句,“什么?”

    這算是自從她與他生氣后,這個早上第一次與他言語上的互動了。

    “防曬霜。”墨靖堯低聲說到。

    喻色聽完,抬頭看一眼天空。

    湛藍的天空告訴她今天絕對是艷陽高照的一天。

    這樣的天氣,要是在陽光下暴曬一上午的話,她想她絕對會被曬脫皮的。

    是了,昨天新生群里就有人在說今天的軍訓一定要涂防曬霜。

    她昨天其實也是有帶到宿舍的。

    昨天的行李帶進去的。

    開學前她早就準備好了。

    不過現在去宿舍拿已經來不及了。

    思想斗爭了只兩秒鐘,想象一下自己曬黑后如同非洲人的樣子,喻色伸手搶過,轉眼就下了車,直奔集合的地點而去。

    邊走邊把防曬霜涂抹到臉上。

    這男人真壞。

    她吃過了早餐,其實在車里還坐了有兩三分鐘的。

    他明明可以在那兩三分鐘內把防曬霜遞給她,讓她在車上涂到臉上,卻非要等她下車的時候才給她,他壞透了。

    就為了她回應他一句話嗎?

    是了,要是他在車上給她,她還真的有可能不理會他。

    就象是吃早餐一樣,只管吃,才不會跟他說一句話。

    好在,她動作快,涂好了防曬霜也看到了集合的地點。

    楊安安正站在集合點的外圍朝著她的方向張望著,看到她的時候,便驚喜的朝著她揮了揮手,“喻色,快點,這邊,這邊。”

    喻色加快了腳步,眨眼就到了楊安安身邊。

    還沒等她與楊安安說話呢,就聽校園里各處的集合點上響起了口哨聲。

    然后,她就看到了軍訓的教官。

    嗯,就是這軍訓的教官吹的集合的哨子。

    所有的散在集合點的新生全都迅速的集合了。

    喻色下意識的回頭看一眼墨靖堯的方向,卻哪里還有他在。

    喻色站在楊安安身側,而另一側,好巧不巧的就是李靜菲。

    至于林若顏,則是在楊安安的另一側。

    她這才反應過來,集合的隊形大家都是按照宿舍分配來站位的。

    悄悄的掃描著周遭,也是下意識的行為。

    卻是在這個時候,喻色皺起了眉頭,甚至連教官在說什么也聽不下去了,眼睛里只有李靜菲身邊的另一個女人。

    確切的說,就是與她之間相隔著李靜菲的那個女人。

    齊艷。

    真的是齊艷。

    那個因為她而被逐出啟美一中的齊艷,她是夏曉秋的跟班。

    喻色真沒想到,齊艷竟然考到了南大。

    冤家路窄的感覺,她與齊艷又是同校了。

    而就憑借齊艷這個時候是站在李靜菲身側的,就可以確定齊艷與李靜菲應該是認識的。

    畢竟,在教官沒有按大小個排隊之前,大家的站位都是認識的人排在一起的。

    這樣一想,喻色瞬間就明白李靜菲為什么對她有敵意了。

    是了,因為齊艷才順理成章。

    不然,素不相識的兩個人,不至于一見面就那么大的敵意。

    她看向了齊艷,齊艷也看向了她,然后,還挑釁的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喻色瞇眼一笑,收回了視線,不再看齊艷了。

    有些人,有些事,既然躲不掉,那就坦然面對。

    齊艷這樣出現也好,她可是還記得齊艷欠著她的值日呢。

    算一下,高三下學期她最少欠了她兩個月的值日,嗯嗯,既然又到了同一所大學,那就一并的討回來吧。

    “立正。”教官喊到。

    喻色立刻隨著同學們一起立正站好。

    “稍息。”教官又道。

    同學們伸腿稍息,也放松了些微,然后就聽教官道:“現在開始發放軍訓迷彩服,各位同學收到后就回宿舍換上,然后立刻回來集合,集合時間在所有同學的迷彩服分發完畢后的半個小時之后。”

    教官這一句說完,所有人都放松了。

    反正,是能晚一些訓練就晚一些。

    就希望這迷彩服的發放最好發一個上午才好呢。

    也免得他們在陽光下暴曬了。

    然后,喻色就聽教官道:“齊艷,李靜菲出列。”

    “到。”

    “到。”

    齊艷與李靜菲齊齊出列。

    一種不好的預感襲上心頭,喻色皺起了眉頭。

    果然,教官一開口就證實了她的想法,果然是讓齊艷和李靜菲為所有同學發放迷彩服。

    “這些迷彩服都是按照每位同學開學前上報的尺寸購買的,齊艷同學,李靜菲同學,你們就按照這個名單上的尺寸發放,不得有誤。”教官說到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齊艷和李靜菲又是異口同聲。

    喻色稍稍松了口氣,她報過了自己的尺寸,還是網上申報的。

    只要是網上申請的,網絡上就都有記錄。

    所以,齊艷和李靜菲也必須按照她上報的尺寸給她發放迷彩服。

    不然,就是不聽從教官安排。

    齊艷和李靜菲拿出了名單開始發放了。

    現場的同學們三三兩兩的聊著天,都在等叫到自己名字的時候去拿迷彩服,就可以回宿舍換了。

    楊安安拉著喻色站到了樹蔭下,“喻色,我覺得齊艷和李靜菲一定對你不懷好意,說不定最后一個分發給你,讓你最后一個回宿舍換衣服,然后再制造點意外,讓你半個小時內趕不回來集合,你就會被教官懲罰了,喻色,你要小心了。”

    她是真的擔心喻色。

    喻色看到齊艷,她也看到了,同時也明白李靜菲為什么對她和對喻色有敵意了。

    不過,齊艷最恨的是喻色。

    卻怎么都沒有想到,就是在這時,就聽齊艷喊道:“喻色,來領迷彩服。”

溫馨提示:方向鍵左右(← →)前后翻頁,上下(↑ ↓)上下滾用, 回車鍵:返回列表

澳门游戏娱乐场网站